#parse("/0080/e/0080ep_includecss_1301.vm")
网易首页 > 网易河北 > 正文

新一线城市年轻人:很多人无明晰打算

0
分享至

青年经济说

新一线城市年轻人“漂流”图鉴

“一线城市容不下肉身,三四线城市容不下灵魂”,无论是追求眼前的苟且,还是诗和远方,流动已然成了现在很多年轻人的常态。有人说,逃离北上广,走进新一线,诗和远方便可兼得;但也有人说,逃离北上广,新一线城市生活更迷茫。

不管怎样,近年来,新一线城市对外来人口的吸引力正逐渐上升,奔赴新一线已经成为趋势。数据显示,2018年,在北京、上海常住人口负增长的情况下,成都市常住人口增加28.53万,杭州市增加33.8万,长沙市增加23.66万……新一线城市的人口正在不断增加。

人生有三件大事:择一城终老,选一业奋斗,守一人白首。这些流动到新一线的年轻人,有的打算毕三事于一城,已守得佳人愿随其“颠沛流离”;有的还是孑然一人,仍在寻寻觅觅。每一个选择的背后都有其特殊的轨迹,但这条轨迹延伸向何处,他们中的很多人并没有明晰的打算。

安逸“蓉漂”

“说实话,我现在日子过得贼滋润,一个月工资1万元左右,一室一厅房租1500元,剩下的钱全用来吃喝玩乐了。”这是程序员李华(化名)对其“蓉漂”生活的形容。

与一般的程序员“996”的工作模式不同,李华的工作模式是“966”——早上9点上班,晚上6点下班,一周工作“5+1”天,周末有一天可能会值班,“是在家里轮值,但基本没什么事”。

2013年,李华离开老家辽宁去河南郑州上大学。电子信息专业的他本来打算去北上广深闯一闯,因为发展机会更多。但因为一场旅行,他直接将这些城市拉入了择业城市的“黑名单”。

2016年,“五一”小长假期间,李华去北京旅游,赶上了一次地铁上的早高峰,直接把他的“北京梦”挤破了。当时,地铁里人挤人,“我都不用自己走,就上车了。”下车时,因为挤不到门口,还差点坐过站。他觉得这样的大城市不适合他。

想离女友近一点,李华直接把择城的目标锁定在了成都。大三去云南旅游的时候,李华认识了当时正在云南上大一的滇西女友。然而,以他的专业,在云南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所以,成都无论在距离上还是发展前景上,都成为他最佳的选择,他在成都工作,在这里等她毕业。

“成都真好吃!”在来成都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李华胖了10斤,现在他已经160多斤了。这一方面归根于成都的万千美食。李华一个月至少要出去吃一顿大餐,“在成都你无需吃太多别的,火锅和串串就能让人上瘾。”另一方面要归功于他高超的厨艺,因为中午和晚上他都会自己做饭。

“每一个吃货都是一个厨师。”李华说,中午,公司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每到午饭时间,李华就会骑10分钟自行车回家做饭吃,吃完还能睡1个小时。晚上下班以后,李华直接在楼下菜市场买点菜就上楼做饭,平时会做一些家常菜,比如小炒肉、红糖糍粑等。做一顿饭一般需要半个小时,但10分钟就吃完了。之后,他会打打游戏,看看电影,和朋友聊聊天。心血来潮的时候,还会去健身。

此外,李华在烘焙方面也有一定的研究。蛋糕、蛋挞、榴莲酥、蛋黄酥等各种各样的酥、各种各样的饼干,每半个月就会出现在他家的餐桌上。“我一次会做十几个,然后也给同事带一点过去尝尝。”只要想吃这些甜品糕点了,李华就会去做。最近想吃绿豆糕,李华刚从网上买了材料,准备做起来。

现在,下班以后,李华又多了一件事要做,那就是给刺猬铲屎。清明时,他买了一只迷你刺猬。每天下班回来,都会和它玩十几分钟。在他的精心照料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刺猬比原来胖了一圈。

刚来成都时,因为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李华曾动过回老家的念头,不过这种状态也只持续了一两天。“吃了顿火锅,玩了会儿游戏,就差不多缓过来了。”他调侃道,自己是“人傻心大”。

在成都的第一份工作,李华做了三天,发现不是自己喜欢的,便辞职了。第二份工作也是做大数据的,在三个月试用期里,李华和一个同事将数据和技术架构都做好了,然后,试用期也即将结束,“公司就把我开了,说我是新人。”那段时间,李华在忙落户的事,刚落完户,第三份工作就有着落了。

从小爱吃川菜的李华,到成都以后生活习惯并没有多大的改变,“除了吃的辣了点。”“况且成都美女多,美食也多,养眼又养胃,生活节奏慢,生活压力相对较小。”但是有一点让他不太适应,那就是成都的气候,“成都是万年阴天,见太阳时候非常少,见到太阳就跟进火炉差不多。”

现在,李华已在成都落了户,他的目标是工作三四年之后在成都买房。他说,目前,成都的房价在每平方米15000元左右,压力主要是首付比较高,很多楼盘甚至要求全款购买,这对于刚毕业的他来说,有些吃不消。他说,“距离目标,还剩两年左右。”

李华的女友也即将毕业了,最近,她已经开始在成都找工作,准备成为一名“蓉漂”了。成都大部分景区,他都还没去过,李华准备等女友毕业后一起去。

看来,李华等待的时光就要结束了。

奋斗“沈漂”

与李华“漂泊”的路线完全相反,1999年,13岁的黄翠随父母从四川漂到了辽宁沈阳,成为了一个地地道道的“沈漂”,没想到这一漂就是20年,也有可能就是一辈子。

那已是微微转凉的初秋,黄翠穿着一件黑色的毛衣,搭配牛仔喇叭裤,刚下了从成都到沈阳的火车。入眼全是平房,天下着特别大的雨,她全身都湿透了。当时,黄翠告诉母亲,“我要回家,说啥都不能搁这呆着。”

然而,当时,黄翠的最终目的地是比沈阳更远的本溪。她家住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烟囱,烟囱下是一排平房,屋里全是炕。

之后,黄翠在本溪上学。初二下学期,她便辍学了,到父亲朋友开在沈阳的一家火锅店当服务员。16岁的她开始了一个人的“沈漂”之旅。

“只要能吃饱饭就可以了。”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黄翠只有这一个要求。她回忆道,当时8个人住在5平方米不到的宿舍里,整个楼只有一个洗澡间,一次只能容纳一个人,每次洗澡都要排队,但也不觉得苦,穷开心。

两年后,黄翠离开了这家火锅店,开始做起了化妆品导购。之后她又辗转了十几份工作,基本都是服务相关的行业。中间,她还开过一阵子小卖部。

22岁的时候,黄翠认识了现在的老公。过了一年,两人就结婚了。老公是地地道道的沈阳人,此后,他们就定居在了沈阳。

25岁,黄翠便开始帮父亲料理拆迁相关的工作,并在这个过程中学习。过了一段时间,她开始与父亲合伙做拆迁工作。然后,开始出来单干,并逐渐在“拆迁圈”小有名气。

黄翠说,近年来,东北的拆迁行业逐渐变得不景气,她也准备转型了。今年,33岁的她又开始了创业。

现在,每天早上6点左右,黄翠就出门了,先把孩子送到学校,然后去公司上班,晚上其他员工都是5:30下班,她一般加班到7:30,最晚到凌晨2时。在不加班的时候,也都是在与客户应酬。最近,她带着产品去参加了一个展览会,在会上,一天之内加她微信的人就有600个。从早上8时多站到下午4时,对来看展览的客户,黄翠都要讲解一遍公司的产品,一天下来,累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在30多岁的年纪,黄翠需要在事业和家庭之间作出选择,她坚定地选择了前者,孩子交给老人照顾。在她看来,这两者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两手都抓,最后只能抓瞎。最近,孩子学习成绩下降得特别厉害,老公也同她商量此事。说到这,她满怀愧疚。

黄翠说,沈阳这个城市给人的压力感还是比较小的,人们活得很满足,但她不想这样过一辈子。“如果我再年轻6岁,我一定去北上广闯一闯。”北上广一直是黄翠的梦想。她想,也许有一天可以把公司开到北京去,但是迫于北京房租等各方面压力,目前,这还只是一个梦。

作为17年的资深“沈漂”,黄翠对沈阳的风俗民情十分了解,在朋友眼里,她是个正宗的沈阳人,她自己也觉得沈阳就是自己的第二个家。“我后期人生都在这个城市,所有的印记都深深地印在这座城市。”

执念“杭漂”

谈到最初选择“杭漂”的原因,刘雯(化名)也说不出一个具体答案,“我就想来杭州,都不知道当时哪儿的执念。”

最开始,刘雯也曾被北京吸引过。2017年下半年,她在北京当实习程序员。半年的实习时光足够她看遍这座城市的人来人往。她看到的北京,“一直有人努力留下,也不断有人选择离开。”

那时,她和别人合租了一间房,月租1600元,从出租屋坐地铁去上班需要1个小时左右。刘雯没赶上过北京的“早高峰”,却有幸赶上过“晚高峰”。

那天,三元桥地铁站的安检通道里挤满了刚下班的年轻人,特别热。“我看到大家的衣服都被汗浸湿了,额头的汗也一直往下滴,安检的速度很慢,基本所有人都在低头默不作声地玩手机,默默等待,基本没有什么抱怨。大家已经习惯了排队、挤地铁、加班,也习惯了不抱怨。”刘雯说,那一刻她觉得“这种习惯”特别“令人害怕”。

“一线城市的年轻人活得太累了。”半年的见闻让刘雯在找工作时排除了一线城市。她觉得,一线城市不仅消费高,面临的户口和房租压力更是巨大。“我们就是在给房东打工。”她说,自己不选择一线城市是“量力而行”。

2018年研究生毕业,刘雯去了杭州。杭州在她眼里是安静而内敛的。她说,杭州人很少大声讲话,大都喜欢喝喝茶,逛逛西湖。时常看到一些人,穿着汉服走在杭州的大街小巷上。总体来说,杭州人有情调,小资氛围很浓。

在来杭州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刘雯搬过一次家。现在,她与同学合租了一个三室一厅,月租5000元,距离市中心只有8站地铁。平日里,刘雯基本8点出门,从家坐地铁到公司需要半个小时。“这两年,杭州的地铁也越来越挤了,有时为了不迟到,会硬挤上去。”

周末,刘雯会和室友在家做饭,或者一起出去运动。有时,她也会去杭州的景点转转,最喜欢的是北高峰,人很少,“特别是雪后更是美如画”。

刘雯说她很喜欢杭州,但暂时还没在这里找到归属感。公司里浙江人占了50%以上,自己又听不懂江浙的方言,所以时常感觉融入不了。另外,饮食习惯不同,杭州的饮食偏淡,不如北方的口味重。“有时,就是会没来由地觉得有些孤独。”

刘雯说,杭州从地理位置、环境风景以及未来发展来看,都是一座很有潜力的城市,虽然她对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仍旧迷茫,但她已经把户口迁到杭州,打算今后在杭州工作生活。

“虽然杭州的房价也很高,压力也很大,但我觉得在这‘漂’更合适,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还是会来杭州的。”刘雯说。

实习生 赵丽梅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张均斌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汉武帝晚年为啥下令诛杀卫子夫和卫青全族?真相很残酷!

读史
2021-05-17 08:05:28

明明金星距离地球更近,为什么各国却争相探索火星?

钟铭聊科学
2021-05-16 12:47:40

当初装逼去西藏,回来变成这逼样.....

行走的照相机
2021-05-16 13:19:32

丈夫不幸入狱,每次探监妻子拔根头发,三年后出狱,发现妻子秘密

午夜情书
2021-05-16 17:47:05

鸿蒙OS 2.0今起开源:是否套壳Android 460万行代码里见

环球Tech
2021-05-17 01:37:55

叶飞引爆A股史诗级大片!更危险的信号:200亿以下小市值公司,要被抛弃暴跌?网友:利好茅台....

中国基金报
2021-05-17 08:32:06

最嚣张地产商:众筹7600万救烂尾楼,开发商拿钱就变脸。。。

大猫财经
2020-11-21 16:12:58

鲅鱼圈因疫情出名了,给大家介绍一下鲅鱼圈

五彩斑斓的世界
2021-05-16 17:43:10

张艺谋请赵本山吃饭,张伟平当众数落赵本山,赵本山气得拂袖而去

八姐论八卦
2021-05-17 05:55:47

年过五十的女人如何过“夫妻生活”?一个女人说出了她的真实经历

追彩虹的人
2021-05-16 20:45:57

多多买菜正在疯狂的渗透农村市场,猛烈的冲击乡镇超市!

中国零售信息
2021-05-16 23:23:50

消息称盖茨退出微软董事会是因与女下属有染,二人长期保持性关系

和讯网
2021-05-17 08:31:50

伊朗总统对美态度彻底变了:几乎所有主要制裁都已经解除

海峡军志
2021-05-14 14:25:46

你不了解的哈马斯:恐怖组织?还是慈善组织?

龙马人文历史
2021-05-16 23:09:08

“北上广曹”,曹县凭什么这么火?该县GDP和经济表现到底如何?

不凡智库官方
2021-05-17 06:08:13

23岁“国宴服务员”姚碧,3次服务国宴,如今普通宴会已见不到她

桃烟读史
2021-05-16 17:25:02

苏莱曼尼之后,斩首战术的战争新模式再次被以色列验证

方唐说
2021-05-15 21:38:57

欧阳娜娜细肩背心胸前挖洞!疑是「没穿内衣」网友炮轰:绿茶

八姐论八卦
2021-05-17 05:58:58

双倍火力!中国步兵班新枪首次亮相,机枪数量翻一倍!

军武次位面
2021-05-17 06:06:47

印度富豪又在“添乱”,马尔代夫宣布沦陷,英国拉起红色警报

凡间事
2021-05-16 02:33:02
2021-05-17 12:41:07

头条要闻

此轮疫情最早或在4月15日前后 五一当地接待百万游客

头条要闻

此轮疫情最早或在4月15日前后 五一当地接待百万游客

财经要闻

体育要闻

不可思议!利物浦门神头球绝杀跪地哭泣

娱乐要闻

刘诗诗大秀肩颈线展熟女魅力

科技要闻

盖茨与微软女员工暧昧关系2019年被内部曝光

汽车要闻

预售17.98万元起 WEY全新旗舰SUV智能化强

态度原创

家居
数码
教育
手机
公开课

家居要闻

港男月入过万只能带妻儿住7平蜗居 在洗衣机上做饭

数码要闻

索尼宣布为PS5推出新配色设计的手柄

教育要闻

更名大学!两所高校已向教育部申报

手机要闻

曝华为P50系列采用维信诺和京东方屏,类钻石排列

公开课

石原里美:“土鸡女孩”的逆袭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