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se("/0080/e/0080ep_includecss_1301.vm")
网易首页 > 网易河北 > 正文

让文艺成为生活——康保文艺发布陈年故事之井魂

0
分享至

编者按:

那是一段难以磨灭的记忆,那是一段青春燃烧的岁月,物质匮乏,但激情盎然。让我们跟随着朴素的文字,去寻觅前辈的踪迹,去感知他们的酸甜苦辣,感知他们的博大情怀和精神风貌。所谓记住历史,才可能不忘初心;记住历史,才可能追求理想!

井魂

    齐少军

因为“吃水不忘挖井人”的理念入脑入心,我常常想起村里的老井,想象着建立村庄的开拓者——尽管很多人无缘谋面。当年的挖井人早已作古,他们的后代,甚至后代的后代,也大都“背井离乡”,寻求另一种新的更幸福的生存方式,是否还记得挖井人,就不得而知了,而我时不时地回到家乡,每每路过老井,不免见井生情感慨一番,其结果是没让自己对故乡眷恋的心冷漠。

我小时候生活的村子叫“西井”,位于乡镇所在地西二三里,还有东、南、北带“井”字的村子。在坝上地区,带“井”字的村子很不少,如大井子、小井子、两面井、三面井、白沙井、二泉井等等。井,就像画在大地的地标符号,每一个符号就是一个村落。有井就有村,有村就有井,井和村就像鸡和蛋的关系,是村衍生了井,还是井衍生了村,有时很难说得清。

清末民初,原属游牧民族的蒙古草原,敞开了天苍苍野茫茫的博大胸怀,接纳贫寒的汉族人口。他们来自坝下的阳原、怀安,山西的大同、天镇、灵丘等地。他们哼唱着《走西口》哀怨的词调,说着各路方言土语,带着简陋的原始生产工具,或单身或拖儿带女,带着生的希望涌来了。和他们前后脚赶来的还有操着关南口音的侉子,他们来自保定、沧州。这些人像老榆树那轻飘飘的榆钱儿,像蒲公英那毛绒绒的种籽,随风飘散在广袤的草原,就地建起简陋的屋舍,或搭起马鞍形的窝棚,或零星散叶般挖掘地窨子,遮风避雨暂且栖身,在杂草丛生荆棘遍野的荒原垦地耕作。

人像活动着的植物,要让生命扎根,寻找水源胜过一切。伴随着垦荒,就地开凿水井是首要工程。最先落脚的祖辈们挖过三、四眼井坑,都没有成功。井坑要么是粘韧的隔水的红胶泥,要么是土质疏松泥浆稀软的流沙,要么挖出的是浅层渗水,咸碱苦涩难以饮用。人们心急如焚,但也无可奈何。

大地不急于恩赐人们急需的甘泉,似乎在考验人们的耐性。然而开拓者生存的倔强,就像坝上的连针根子那般坚韧。那些开拓者的顽强如铁的生存本能,着实令人佩服,屡挫屡败不服输,垂头丧气不罢手。艰难,困苦,在开路人追求富裕生活的意识面前是最正常不过的,他们苦苦地探寻生命的水源。

也许感动了大地苍天,看似偶然也许就是冥冥之中的必然。叮叮当当的驼铃声从荒原深处传来,一位拉骆驼的蒙古族老人蹒跚而至,在听了汉族兄弟苦难的诉说后,说愿意指点一处水源。他牵着骆驼在附近辨察地形,两天后指指脚下,“就在这里开井口吧”。与别处相比,这里地势略高于周围,还是个沙丘。人们带着疑惑,也带着虔诚,甚至还奉上香火,按照老人点的位置,开始凿井。奇异的是,老人临走反复自语“六六凿石板,九九底朝天”。人们猜测着迷雾般的谜语,却搞不明白。

开始顺利,挖到丈许以下是灰白青色的“鸡粪石”,开凿十分艰辛,工具只有铁锹、镐头,简易的辘轳车将柳条筐提上送下。越挖越难,已经挖到三丈多深仍不见出水,继续凿挖到最后竟是坚硬的青石,镐头刨挖迸出火花,铁锤砸击哐当作响。停挖,前功尽弃,继续开凿耗时耗力,且没把握,大伙儿争论不休,甚至怀疑拉骆驼老人作弄人们。

艰难时刻也是考验人们最后决心的时刻,总有抱着希望不松手的人,总有敢于豁出去的带头人。当时领班的是个年轻后生,绰号叫“二猛”,说豁出命也要把石板凿个窟窿。请来了石匠,锤子、錾子一起上,一锤又一锤,铿锵的凿石声,震动着地坑。

开拓者没有留下名字,他们都是普通人,像株株野草枝枝灌木那样的普通,但他们的剽悍风度,倔强精神,征服气魄,后辈人只能望其项背。他们在开凿,开凿,石洞呈倒锥形,直探下去三四尺,就在最后一锤,石板被凿开胳臂粗细的洞眼。随着呼通一声响,打通泉眼,白亮的水柱喷涌上冲。泉水冰凉,转眼间没过腰际还在上升。石匠急脱棉衣塞入水眼减缓水流。人们在欢喜惊呼后,紧急运石昼夜砌井。井壁内径超过成人一庹还宽,井口收拢长不到三尺宽不及二尺,丈量井深正好三丈六尺。大地的馈赠和考验告一段落。洗过井石,井水清澈明亮,水质甘冽。垦荒人在这里建盖伙房,垒筑大院,早期的村落有了雏形。每天早晨,村人挑着沉重的木桶取水做饭,挑水浇园,周围三里五村初扎营盘的人们纷纷前来,赶着牛车装着水柜临时取水度日,连燕子也飞来啄泥筑巢。

水井成了人口孳生的乳源。来此落户的人口渐渐增多,聚居的人们有了依托,犍牛铁犁游走在四周的滩地山沟,开垦出肥沃的黑土地,漂泊的人们扎了根。农人勤作田野蓊郁,牛羊出没草木葳蕤,一时仿佛进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可饮,耕田可食”的尧舜时代。

和生命紧密相连的水井成了人们聚会的场所。

最热闹的事件当属每年六月六举行的“领神”活动。大概是“领情于神”的意思吧。这也许是人们的独创,相当于一种祭祀,没有什么固定仪式,主神便是所谓的“井神”或“井龙王”。年长的爱管闲事的老人喊道“全村人都来领神来!”于是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陆续聚来。羊倌将全村的羊赶到井台,石槽满满的是清凉的水,大家动手,每只剪过毛的羊都要放到水中清洗一遭,好像水里还加些药物,有人说洗过澡的羊就不会得水痘病。另一种说法是“领神”——给羊洗过澡老天就会下雨。这一天大早还要宰杀几只肥硕的羯子祭祀井神或井龙王,井台旁边的桌子摆着白面蒸馍、油炸糕等供品。忙乱的是大人,热闹的是孩子,满脸沧桑的老人迷信而又虔诚,一边上供品一边念念叨叨,祈求风调雨顺,恳请老天爷普降甘霖。谚语说“有钱难买五月旱,六月连阴吃饱饭”。这个时节大田刚刚锄过,莜麦小麦等作物开始拔节扬花,禾苗亟待雨水滋润。在生产条件社会制度相对落后的时代,苦难的百姓只能靠天吃饭,通过祈求天地诸神保护,带来生的希望,尤其是在兵荒马乱盗匪横行的旧社会,祭祀活动成了善良百姓的精神寄托。六月的雨水弥足珍贵,因此六月六祭雨显得尤为庄重,据说这个仪式很是灵验。果然乌云四合凉风骤起,喜雨普天而降。孩子们趴在木窗棂上吟唱道“老天老天下大雨,蒸上馍馍供献你”。至于后来蒸上馍馍供献老天爷与否不得而知,但人们对老天普降及时雨,肯定是心存感恩领情不尽的,这是天人合一的和谐。有时是雷阵雨急切如瓢泼盆倾,有时是连阴雨细滴绵绵点点入地,有时是偏降雨,山坡北大雨如注,山坡南滴雨未落。太阳照晒,满地的庄稼向上窜似的长高了出穗了,庄户人啊满脸盛开的是笑花。

也有“领神”过后井神井龙王不给面子的时候,朴实的村民不怨天尤地,却自责“是不是得罪了神”,此时有人举证说某某大人不管教孩子,往井里扔落石头,某某人在井墙跟撒尿。当然这是很勉强的“罪证”,于是村民怀着虔诚敬畏的心,精心修理井墙井台,补上塌落的石块儿土坯,抹上新泥,粉刷井墙,精心呵护尊贵的水井,果然,久旱的田野迎来了难得的甘霖。偶然的巧合,使从未露面的井神井龙王上升到神圣高贵的位置。人们对水井的感情无疑是浓厚的。

古老的甚至是迷信的风俗,是那时生产力落后和科普知识的匮乏造成的,却包含着人们对天地自然的敬畏。随着时代的进步,古老的风俗和无可奈何的精神寄托早已不再,但是在乡村仍保留着淳朴生活的习俗,那就是谚语所说道的“六月六六月六,红豆角角熬羊肉”,风调雨顺的时节,人们还是要吃上一顿美餐,过去苦寒的人们企盼着这一天,现在人们的生活提高了,这个节日渐渐淡化,如飘渺的烟雾流过人们的心头。

由于“灵验”,人们对村井的依托信赖之情就像婴儿对乳母的那份深情。农村的偏远封闭使人们远离科学,尤其是面对病痛和灾难,将村井视为精神支柱,甚至认为村井有驱邪避祟、解困除噩的神力。孩子们有个病病痛痛,便由长辈在井台上敬香献供,数念祈祷,最常见的是“叫魂”。我小时候有时发高烧,昏睡不醒。我的父母是老师,觉得伤风感冒需要打针吃药,太祖母却认为是我的贪玩冲撞了邪魔外祟,丢了魂灵儿,于是牵手引领,围绕井台转圈,连呼乳名“叫魂”——“跟太姥姥回家——”, 拖着轻缓的长音,连叫三天,果然退了高烧,吃饭也香了。便说是井神的功力。时常有人害眼病,尤其儿童睡热炕,中医说的“上火”,有眼皮生疖的“橛眼”,有眼白赤红的“红眼病”,眼屎糊目,酸痛泪流。眼病的人除了点眼药,每日清晨太阳未出走到井台,提出巴凉巴凉的井水濯目清洗,几日后眼疾消除目明如镜了,眼疾消除的疗效也划归井神的功劳簿上。

在村人的心目中,村井的功力不止于此,认为村井还和所谓的“地府”相通。每当村里有人下世,孝子贤孙便在入夜时分打着灯笼端上供品香火跪拜在井台下方,对着井口呼喊亡灵。在村人的心中,村井是通向地府的关隘,孝子们把对亡灵的眷念之情,通过村井这条幽深的隧径,传达给不愿走又不得不走入地府的那个亡灵,希望活在九泉之下的亲人不再受苦受累受罪。此时此刻,村井在人们的心中简直具有神功伟力无所不能了。科学与迷信,唯物和唯心如跷跷板,通过井台的石阶此消彼长。

然而,真正看得见的,是村井的慷慨无私。恩济村庄自不必说,对于南来北往的过客从不吝啬。无论是单靠脚力肩挑贸易的贩夫,还是策马疾行军情紧急的军士,小呼大叫探问水井在哪儿,暂停稍息,喝一瓢清凉的井水。从后草地(这里指内蒙或更远的外蒙)南下的的蒙古骑手,赶着牛羊常常来这里打尖儿;途经北上,满载货物远赴大圐圙(乌兰巴托)做生意的车队,也驻足暂歇取水造饭。最为火红旺盛的是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蒙古草原大批量的牲畜赶往张家口交易。每到秋季,骑手和贩子们一边放牧一边赶路,先是在附近临时“坐场”,盘桓几日,既为牲畜暂歇养膘,也为补充饮水。经过长途跋涉,饥渴难耐的牛羊拥挤在水井石槽四周,拼命畅饮。大约是抗日同盟军收复失地坝上四县(康保宝昌沽源多伦)那年前后,来过一拨蒙族人支援同盟军的军需物,绵羊三千多只,牛马一千多头匹,骆驼百十来头。这是一支庞大的生命队伍。那时取水工具只有柳条水斗和木桶,精壮的后生连明昼夜人工提水,石槽满了,溢出的水漫向草滩汇成水洼,供几千条生命饮用。三天后井水下去一丈多深,畜群离开后一天,井水便回升原位,可见水头充盈旺盛。想象当时村井四周的场面:骏马咴咴,大牛哞哞,羊儿咩咩,偶尔是骆驼的吐噜声,骑手举着套马杆,长鞭在空中啪啪爆响。那挂满风尘汗渍的古铜脸,刚毅坚韧,他们或清洗手脸的污垢,或撸腿濯足,他们满脸沧桑而精神饱满,他们粗犷豪勇而热爱生命。临了,几十人的赶畜队灌满了水葫芦和羊皮袋,对着水井竖起大拇指,“赛白呶赛白呶”(蒙语:好的意思),翻卷着僵硬的舌头,不忘说声“谢谢,汉族兄弟,谢谢老乡亲”,然后跨上铜钉闪闪的雕鞍,放开马缰,挥舞长鞭,驱赶着浩浩荡荡的生命,裹卷起滚滚黄尘,一路南下,在漫漫行程中寻找下一个生命的驿站。

安静下来的村井也是孩童玩耍的场地之一。一代代一茬茬,顽皮的孩童谁都绕不开村井在长大。他们没有今天形式多样的安全教育,只有长辈们反复的叮咛和吓唬:“甭去井上玩”“小心掉井里”“掉下去就淹死了”,但只当耳旁风,尤其是安装水车后,那可是最好的玩具,铰链循环绕动,白亮的清水顺着铁皮管如喷泉涌吐浪花,哗哗啦啦,沿着送水槽灌满蓄水池,直溢向街道形成长长的“江河”,顽皮的孩童便打起水仗。还有几个大胆的“猴头”开始比试胆量,从井口这边跳过那边。危险的游戏玩腻了,便趴在井口石沿上探望井底,水下照出一个个小脑袋和倒映的蓝天,玩伴们想象着井下还有一个更大的天,煞有介事地说,井下是“七寸人”的王国,自编的童话像奇形怪状的野草,从光秃秃的小脑袋里冒出。正当玩伴们沉浸在自骗和骗人的童话王国时,遭到挑水的大人佯怒呵斥,被驱赶的孩子不轻不重地挨了巴掌和踹脚,顽童便四散开来。

也有人落井的时候,前后曾发生过四起。

两个男孩贪玩不慎落水,慈悲的村井并未收容他们。打捞上来的顽童浑身湿透,似乎受到惊吓,身体打颤,却不忘谎编童话,说只觉得水下有一只大手向上托举,才没有沉到水底。巧妙的谎言和侥幸的生还,自然免除了长辈的责骂和敲打,反受惊吓的长辈们却说孩子命大福大,揪揪耳朵安慰“甭吓吓甭吓吓”。这让孩子的家人相信“井神”的存在,于是虔诚地供上点了红点的蒸馍,感谢“井神”的护佑之恩。在事故中,全村的男顽们受了一次安全警示教育。而后来两个妇女跳井虽然也没淹死,但给村人添了麻烦,让人堵心。

第一起发生在“文革”期间的一九七〇年代初。那是一位小脚女人,婚姻属于叔嫂“圆房”,女大男小,子女成群,男人可能行不检点,嫌厌妻子,动辄施以拳脚。初冬的早上天蒙蒙亮,那小脚女人穿着大襟棉袄,也没系扣子。据她后来说,原本是去磨坊寻短。听到女儿在后面叫喊,来不及绾裤带上吊,便扭动小脚紧走快行,转个弯跨上井台,如履平地般直朝井口迈步下去。这一幕恰给起早挑水的村人看到,急喊“跳井了,快救人!”惊动全村,找绳子,找手电。胆壮力大手脚利落的后生自告奋勇,因井壁内径宽大,直接叉腿下不去,只能用绳子拴住腰,系到井下打捞,折腾了半个多钟头捞上来。那女人棉衣棉裤湿的精透,死沉死沉的,冷水浸泡脸如白纸,披头散发,双目紧闭,淋淋漓漓抬回家。女邻居们七手八脚后续帮忙,热炕上缓过气来,面对乡亲众邻啜泣声声“救我干什么”。第二起发生在一九八〇年代中期。那妇女本是俊俏媳妇,可惜患有精神疾病。每次发作哭笑无常,讲说自己的花心事,说东山坡有个后生等她。原来是该女子当年被父母所逼,没能和心上人结合落下心病。其实所嫁丈夫是依本老实的好庄户人,家庭富裕,进门后百依百顺,呵护有加,常以好言哄抚,但心病难医。巫婆浑说是“皮灵狐”上身作怪。为治病屡请巫婆神汉驱鬼,为驱怪,家里供奉驱妖除怪的“大仙爷”牌位,真是以怪除怪以神除神。据说也有“灵验”的时候。有一次病情发作,请来外号“疤老道”的神汉来捉狐仙,先叫徒弟将一皮袋在窗外堵住猫道(过去农家为使猫在晚上捉老鼠便于出入,在窗户底下拐角出留的洞),进屋开始作法。神汉口念咒语,手握驱妖宝剑,绕着小媳妇身体狂动乱舞,还用大针身上乱扎,喝令“狐仙”离身,然后口含烈酒突然对着病人喷出一团火焰,小媳妇尖叫一声“我不敢了我走”,几乎昏厥。疤老道说“看你哪里跑?”急令守在窗户外面的徒弟扎紧皮袋,口称捉住了这来无影去无踪,凡人看不见专门祸害妇女的“皮灵狐”,还在院门石头上狠摔皮袋,袋里发出吱吱声,直到无声无息。于是捉怪成功,拿走这家的酬谢又去他处行骗。原来袋里发声的是一个安气嘴儿的胶皮娃娃。小媳妇依然时常发作。等她清醒时,又会羞红了脸,说那股劲一上来,心里麻烦,胸口就像猫抓似的难受,真不想活。就在暑天的一个大中午,病又发作,趿拉鞋子街上晃荡,人们也见怪不怪,她扭腰摆胯说着唱着,跨上井台,如根硬棍儿直树树地顺下井去,众人跑向井口,只见水面咕咕嘟嘟,好大一气不见翻身出水,大伙都说“这下完了”,等到手忙脚乱吊她上来,浑身是水的媳妇却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像没事人一样如梦初醒般地发愣怔,还问村人怎么回事。

两位妇女地府走过一遭大难不死,却给村人带来了麻烦与不悦。抽水机日夜抽脏水洗井,人们还得去邻村拉水。几天后,洗井结束新水复位,跳水家人为表诚意首先开始使用井水,以证明井水干净可以饮用了。人们好像心存忌讳,陆续地开始提水用水。

村人有怨气,明里背里议论。有几位同龄般辈的妇女给老姐妹做主,围住施家暴的男人,脸对鼻子地呸唾沫,指责他不该欺负老婆,“儿成女就不该乱来”“害根就在你身上”,甚至乱骂脏话。那男人自知理亏,自己也窝着气,脑袋摇摆的像拨浪鼓,蹲在井墙根儿下任由妇女们开他的 “批判会”。对他的小脚女人,更多的是同情,不断有人前去安慰,“想开些”“谁还没挨过男人打”“看在儿女份上”,开心的车轱辘话一笸箩两簸箕,说着说着劝解的女人也哭了。姊妹们的苦难,此时汇成了同命相怜的泪河,“呜咽声声泪沾裳”。以后的日月,小脚女人三颗豆两个枣一块儿糖塞给村里的孩子们,或将自家种的瓜菜送给村人,从而示好乡邻以表后悔,不该弄脏水井。村人自然体谅宽容,渐渐地淡忘不再计较,小脚女人以后常行善事,似乎对人生想开了,一直活到九十六岁的高龄于二〇一八年去世。至于精神病女人有谁和她计较呢,自跳井后安静了很多,精神病再没发作,反倒身体硬朗,其夫也以善良无争赢得乡亲的同情,现都年过八十,住进村里的敬老院,双双牵手相依相随,静静地走在夕阳西下的黄昏路上。

时光跨入新世纪,村民看到一队口操南方口音身着多兜服装的外地人,他们搬动操作着奇形怪状的器械。村干部说是唐山地质勘探队帮扶本地脱贫,已探明村庄附近由南向北几十里,有一个蕴藏着丰富淡水的地下塘沽,这对于祖祖辈辈靠天吃饭的坝上人来说,无疑是藏在家门口的聚宝盆。头脑机敏的人抢占先机,钻井取水,旱田改做水浇地,种菜取利——“一亩菜十亩粮”。各村争相钻井,周围辽阔的田野机井房星罗棋布,有最初的十几亩水浇地很快发展到几百亩,几千亩,上万亩,地下狂抽,地上漫灌,井深由最初二三十米,竞相下钻到五十、八十,直到百多米。人们发现村井水位莫名其妙地日渐下降,终于有一天成了枯井,真的是“井底朝天”,似乎应验了拉骆驼老人的谶语。

老井,这位八十多高龄的乳娘再也不能提供那甘甜的乳汁了,曾经养育了几代人的老井,像是分泌不出乳汁的空瘪乳房。没有水,也没有了往日的灵气,成了没有灵魂的空壳,再也没人光顾了。随之而来的是村子的凋敝和冷落,古旧的土坯房墙斜顶凹,新建的砖瓦房封门闭窗。年轻的村民,就像当年的祖辈开荒拓耕一样,外出谋求更大的发展空间和更加美好的生活;年老的留守家园,眷恋着祖先遗留的故土,似乎等待着最后的日落。

老井无人光顾寂寞冷清,成了刻在大地上的一个符号。而距井不远的柏油公路纵横交叉,仿佛平搁在大地的巨型黑色十字架,用以见证老井的历史。

好在守望故土的人们吃上了地下深层开采的自来水。

发展和代价同步,人们认识到毫无节制抽取地下水有悖地理,正在采取更趋科学合理的节水措施,政府也出台了退水还旱的保护政策,也许有一天老井恢复生机。养育了几代人生命的老井,曾是几代人希望的源泉和动力。为了记住老井,为了尽快恢复老井以往的灵气,也为了守住这块土地生命的根脉,留守的村人竭力说服了筑路工程队,调整原来的柏油线路,挪离井位,老井紧贴路边得以保留,并重修井房,像文物似的做了保护,这也算是对“饮水思源”的另一种诠释吧。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孙俪晚餐只吃胡萝卜,看过她的三餐,才知道自律的人有多“可怕”

市井觅食记
2021-03-07 00:43:39

下克上?美国“权力的游戏”开演,拜登向国会低头,暂弃战争野心

票姚校尉
2021-03-06 18:30:11

4种香烟被列入“黑名单”,医生提示:烟瘾再大,也尽量避免

会宁医生科普
2021-03-05 16:21:11

经常熬夜,身体会发生什么?

丁香医生
2021-03-06 21:46:17

迟尚斌万达往事:遭遇“电门事件”后,又被喝醉的张恩华指着鼻子呵斥,“还想不想干了?”

风云体坛资讯
2021-03-06 23:45:29

正式回归!CBA王牌名帅重返赛场 能否帮助球队走出困境

体坛瞎白话
2021-03-07 08:45:16

2021年,全国养老金将迎来17连涨,还有2个利好消息

平说财经
2021-03-06 23:26:54

乡村振兴:未来,村干部和乡镇将会彻底消失

民生热点
2021-03-06 21:06:52

唯一没有中国人的国家,连美国总统来这里,待3小时后必须要离开

一姐说历史
2021-03-06 10:03:09

中国太友善,连立陶宛都敢明目张胆地讹诈;该立威了

火星方阵
2021-03-07 09:54:04

45岁女人二婚嫁给30岁男人,婚后一周苦不堪言:“嫩草”并不好吃

西贝旅行
2021-03-06 09:34:48

人类为何不再踏上月球?嫦娥四号发现“石碑”,引科学界热议

江湖谈客K
2021-03-06 22:58:54

河南老人钓到一只“甲鱼”,背上插着4支箭,专家:这一竿值18亿

小喵星说娱
2021-03-02 15:04:05

国内父母“退休金10级表”出炉,4级以上养老没压力,大多止步8级

社会de记忆
2021-03-07 07:05:21

跟下雪说再见!北方即将大回暖,而南方的南方正奔向夏天

中国气象爱好者
2021-03-06 22:33:53

无性恋情?李冰冰与小16岁的男友宣布分手!原因竟是男方不快乐

快乐娱文
2021-03-04 15:20:24

给中国下马威?英国航母或将部署南海,联合美日韩再当“搅屎棍”

票姚校尉
2021-03-05 15:29:36

开国上将王震为何对老战友发怒:“我死了不让你给我送花圈,你死了我也不给你送花圈!”

文汇报
2021-03-06 15:18:06

港澳简讯:中央已为香港铺好了路!下一步就看香港爱国者的行动了;澳门积极跟进暂停输入台湾凤梨的政策!

澳门月刊
2021-03-07 09:23:56

拒绝2年1.03亿还有3年1.56亿,篮网可续约哈登示好杜少

原谅足球
2021-03-06 21:01:26
2021-03-07 11:57:06

头条要闻

霍启刚委员:"爱国者治港"不是新鲜事 是为香港好

头条要闻

霍启刚委员:"爱国者治港"不是新鲜事 是为香港好

财经要闻

体育要闻

巴萨18岁新星闪耀 梅西笑得像个孩子

娱乐要闻

张子萱晒照高调表白陈赫:永远爱下去

科技要闻

荒诞!小米居然因为这被美国"拉黑"

汽车要闻

奥迪全新纯电动SUV来了 把Model Y拉下神坛?

态度原创

房产
手机
家居
公开课
军事航空

房产要闻

划重点!两会定调房地产 调控加码预期增大

手机要闻

iPhone 11沉湖六个月后:失而复得

家居要闻

贵州老人花500万建山洞隐居16年 免费给当地人借宿

公开课

记者卧底精神病院,震惊发现正常人不在少数

军事要闻

烈士肖思远母亲拒绝女友照片放进棺木:对姑娘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