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河北 > 正文

梦幻与现实——对话青年画家张致远

2020-07-17 09:06:23 来源: 网易衡水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简介]:张致远男,汉族,1978年4月生,1998年毕业于衡水师专美术系,擅长书画、写作、乐器研究,山水画作品曾获河北省燕赵群星奖,所编剧微电影驯猪记曾获2014年全国农村微电影大赛一等奖,并有新乐器专利福禄笙,2019年曾在中央电视台我爱发明栏目播出。


张致远虽然名不见经传,但在艺术圈内是很活跃的。他也许是因为天赋,或年富力强,精力充沛,总闲不住,业余时间大部分摆弄乐器、搞文学创作、玩考古、书法,是个多才多艺的人。近两年深居简出,潜心钻研钟爱的绘画艺术。笔者观摩过不少名家作品,但,走进张致远画室,展现在眼前的是另一幅景象:一帧帧如梦似幻的绘画作品,让人颇感新奇迷茫,好象远离尘世,忘身物外,超凡脱俗,顿生空灵苍茫阔大之感,久在喧嚣尘世疲惫的魂灵得到短暂的安歇。端详良久,蓦然发现其作品所呈现的空濛辽远意境,不乏现实的影子,一叶扁舟,一间草亭,一棵古树,一只飞鹰,一座小桥,几缕炊烟,极尽惜墨之能事置于画面一角,给苍茫阔大的空间内凭添人间烟火气。让人不解的是那些绘画语言,新鲜又似曾相识。有的如河流,有的象雨露,有的似树木的年轮。整个画面背景主体对比强烈,人和物,风淡云轻和谐相融,山河的凝重奔腾与小桥人家动静怡然,飞鹰掠过森林流云,动中有静,静中有动,色彩的浓厚与轻盈,低调与鲜明,等等,以矛盾的对立统一融入新的绘画语言,艰难地阐释世俗与禅意。这只是笔者对张致远新作的粗俗理解。

有幸与张致远促膝一谈,以便深入了解他的创作思想和理念。

笔者:你的画给人以新奇的感觉,你对传统绘画语言如何继承创新?

张致远:我的特殊技法形成的绘画语言,在精神层面是完全契合中国古人的审美的。在没有产生山水画之前,中国的古人就已经很欣赏自然界的美妙纹理了。西汉早期的中山靖王刘胜在他的文木赋里,专门赞美古木的纹理像重山累嶂。庾信枯树赋里说木头的纹理节竖山连,文横水蹙,都发现了自然纹理像山像水的美感。到了宋朝,山水画已经高度成熟,但是著名画家李迪教人山水画构图的时候,要用绢蒙在破土墙上,把墙上自然形成的纹理想象成山水树木,这样才能出乎意料,得自然之趣。苏东坡在写了一首诗,赞美欧阳修的大理石屏风,说:何人遗公石屏风,上有水墨希微踪。不画长林与巨植,独画峨嵋山西雪岭上万岁不老之孤松。说明宋朝人们已经很喜欢石头上的自然纹理了。自然纹理流畅轻盈,轮廓变化新奇细腻,完全没有画家的习气,

笔者:你如何从现实生活中提炼素材内容,你想用作品告诉受众什么,传达一种什么样的观念?

张致远:我自幼喜爱山水画,去过太行山,燕山,峨眉山,罗浮山,碣石山,山的深邃崇高,云雾的神秘空灵,都能移人性情。我曾背着画夹,做过很多写生,和传统的画家一样下过硬功夫,但是画家终究是要从生活中跳出去,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要形成具有自己独特美感的风格。我画中的树木,房屋,人物,和现实都有一定的距离,都是根据自己的风格需要提炼变形而来的。画中的山水云霞,则是根据特殊技法形成的纹理,更多的是一种意象而非现实。观众看过以后,应该有一种全新的感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流畅的线条,纯净的墨色,变换神秘的气氛。这些组合带给人的美感,我觉得对每个人都是不同的。

笔者:你的作品可分几种类型?现在文化人多了,欣赏水平也在提高,你认为你的作品会影响哪些群体?

张致远:大致可以分成雾凇冰雪,木纹效果的重山叠嶂,变换莫测的云霞,波涛汹涌的江水这么几类。文化人多了,喜欢艺术的人也更多了,而艺术是需要不断发展的。元朝人不会再去追捧严谨厚重的宋画,清朝人也不会再重现平淡简约的元朝山水,中国画每个时代都会有创新,也需要创新。很多人误以为文人画就是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误以为文人画就是学徐文长、八大山人、吴昌硕、齐白石。其实文人画的核心是表现自我、解构传统。每一个标志性的大师都是要颠覆世俗的或者上一代的传统,这种寻找自我、表现自我、解放自我的精神,也许可以给现代人更多启迪。

笔者:因为疫情,你持你推迟了在京个人画展,期待你不久如愿,祝你成功!

(曹 凌)






欧海潮 本文来源:网易衡水 责任编辑:欧海潮_HS5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TED】机器会抢走我们的工作吗?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