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河北 > 正文

援鄂医护人员日记:我在武汉的54天

2020-03-31 11:34:17 来源: 廊坊市第四人民医院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我在武汉的54天……)


自1月26日作为河北省第一批医疗队员紧急集合出发武汉,到3月20日安全返回廊坊,共计54天,我们在武汉完成了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1月27日凌晨四点半左右,我们抵达了武汉。上午简单休整后,下午进行培训。河北省医疗队重症组全面接管了武汉市第七医院重症ICU工作。

1月28日我正式进入武汉市第七医院ICU开展医疗工作。当时的病区全是满床,一床难求,此时收治的大部分是高龄患者,他们都是插管上呼吸机维持生命体征的危重症患者。当时很多病人已有多脏器衰竭,有的出现肾功能不全,已经没有尿液排出,还有患者心脏和凝血功能出了问题,血氧饱和度普遍偏低,通过插管、上呼吸机之后吸纯氧,才将血氧饱和度维持在80%~90%左右。

在日常情况下,国家要求ICU病房的标准配置是一张床0.8个医生、3个护士。但在疫情下,医护人员都要穿防护服,体力消耗增大,因此应按照一张床2个医生、6个护士配置,才是最佳的配置方式。按此推算,15张病床应该需要30位医生,90位护士。但我们重症组只有12名医生和48名护士。为解决这一矛盾,团队实行两班倒,分成白班与夜班。上夜班的医护人员要从17:00上到第二天8:00,一次值班长达十几个小时。比其他科室4—6小时一班的工作强度大很多,这时刻挑战我们的体能和生理极限。坚持了十几天后,我们调整了工作时长,但人力紧张的局面还是没有得到真正缓解。直到30多天后,河北第五批和第七批医疗队补充进来,可以与我们混合值班,这才有了稍长的换班时间。

到达武汉的第四天,也就是1月30日下夜班后,我刚刚回到驻地,准备休息,就接到医疗队长电话,告知我暂时在房间隔离。由于昨晚和我们一起搭班的武汉市第七医院本院的医生CT有问题,而我们在清洁区有过短暂的接触,因此需要暂时隔离等待他的核酸结果。当时我的感觉并不是害怕,因为来之前已经有了回不去的思想准备,而是觉得才来了这么几天,还没来得及为武汉做什么,难道就要……

之前与老婆商量好了,不管多晚,每次上班前、下班后都要报平安,当晚我平复了一下心情,照例和老婆接通视频。“我刚下夜班,挺好的,放心吧。对了,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微信‘小金库’的密码吗,现在告诉你吧。”老婆说:“我不想知道,我就想你平安回来,回来再告诉我。”

很感谢和我一起来武汉援鄂的同事李婷婷,她知道事情原委后,给我买来了水果、零食,还叮嘱我多吃水果,补充VC,增加抵抗力。我笑着说:“没事,咱们都不会有事的,武汉人民还需要我们,我们不会成为烈士的。”当天晚上传来了医疗队长的好消息,七院那名医生核酸检测阴性,我可以解除隔离,正常工作了。

这件事情,在武汉的54天里,我一直没敢告诉家人。

2月5日,一名插管上呼吸机的患者,需要中心静脉泵入镇静镇痛药物及血管活性药物,我要为患者行右侧颈内静脉置管。这个操作需要站在患者头部前面,距离患者头部30cm左右,在没有面屏的情况下进行置管操作。操作时,防护服外面要再穿一件一次性手术衣,在平时的两层手套上又套上了一层无菌手套,三层手套,触摸动脉的感觉非常模糊。加之护目镜上蒙着一层水雾,视线不清。尽管有种种困难,但我还是一针见血,完美地完成了颈内静脉置管术。

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一天下午,13床一位60多岁的老人突然心跳骤停,我和另一位医生还有三位护士立刻轮流进行胸外按压,持续了二十多分钟。期间,多次静推肾上腺素,三次电除颤,终于患者心跳恢复到了80次/分左右。胸外按压本来就很消耗体力,再加上穿着隔离衣防护服,我们全身都湿透了,但是当时心里特别高兴,觉得付出太值得了。可是第二天上午听到消息,那名患者当天晚上还是因为呼吸衰竭导致的多脏器衰竭去世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在驻地的床上蒙着被子哭了。挫败感、无力感,说不出的感觉全部涌了上来。但我没有伤心的时间,必须擦干眼泪,平复心情,晚上还有15个危重症患者需要我去治疗。

武汉市第七医院是一家二级医院,我们刚到七院时ICU配套设施不全,只有呼吸机、监护仪,床间距很小,不符合院感要求。我们组的医护人员就一起将这里进行了硬件整改,使床位从12张增加到15张,并加大了床间距。通过向上级申请,我们逐步配备了有创血流动力学监测仪和床旁血滤机。在组长的带领下,我们还根据国家的治疗指南,制定了简单的病房操作流程,交接班、病情分析总表等统一规范,并统一执行。

在武汉的日子里,除了每天的治疗工作以外,我们在重症组组长、省四院朱桂军主任的带领下,每天晚上还要通过网课形式,为医护人员培训。《新冠肺炎重症ARDS规范化机械通气治疗》《导管相关性血流感染防控》《俯卧位通气循环效应》《预防呼吸机相关性的肺损伤》等诸多课程,让我们在完成救治任务的同时,业务水平也得到了提高。

在援助武汉30天的时候,各医疗队开始轮休,我们重症组全体成员集体按下手印签下“疫情不退,我们不撤”的请战书,继续坚守在武汉市第七医院抗疫。

3月14日,最后一批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了,ICU病房最后3名患者转到了武汉市肺科医院。我们在武汉市第七医院的支援任务圆满完成,开始了休整待命状态。

据统计,我们在武汉市第七医院重症医学科共抢救危重病人48人,90%以上的患者进行了气管插管,100%都是呼吸机治疗。其中40人进行了俯卧位机械通气治疗,平均每人每天的俯卧位时间为16小时。我们为5位患者进行了CRRT治疗,从前期30~40%的患者合并急性肾损伤,到后期肾损伤发生率下降至15%,从前期90%以上的患者存在电解质紊乱,到后期基本看不到电解质紊乱现象,死亡率也从后期开始下降。是医护人员的日夜奋战和患者的坚持不懈,才赢得了这样乐观的结果。

3月18日,武汉实现了首次新增确诊病例和新增疑似病例双“清零”,也是在这一天,我在武汉火线入党,这是值得铭记的日子。

3月20日迎来了我们胜利凯旋的日子。

转眼间,在武汉的54天时间过去了。从刚刚到达的些许担心,到医疗队全体完全进入工作状态,期间,虽然有些辛苦,但是也拥有很多的感动和温暖,我们团结奋进,互相监督防护措施,工作中互相帮助,无时无刻都在彰显着河北的风采!

(编辑 谷玟静 通讯员 王艳辉)

谷玟静 本文来源:廊坊市第四人民医院 责任编辑:谷玟静_LF5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助你突破自我瓶颈的24堂精英课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