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河北 > 正文

补忆那些年

2020-03-17 16:22:43 来源: 鸡泽政协文史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本刊前些天刊发的《拾忆那些年》(作者:李胜林),通过舒缓的笔墨、场景式的描述,为我们回忆了三四十年前那些发生在我县大地上一幕幕亲切的画面,特别是作者那些简练的语句、浓重的鸡泽话特色,像絮叨、像唠嗑式的表述,更是激起了广泛的共鸣,收获了良多的赞许,并被”人民网“采用。

电视剧《太行山上》原著作者张森林:这才是民间文艺,语言明快朴实,都看得懂,都是生活的提炼。

邯郸晚报编辑部主任杨殿河:一口气读完了胜林的《拾忆》,勾起了许多童年回忆。胜林用心细心有生活,语言朴实接地气,叙事平实兼幽默。读到”梦游队长“,笑得肚子疼。

河北电台邯郸记者站原站长赵金海:文章能上人民网,说明文章不一般。不仅我说他的文章好,人民网也采用了,这就是公认的好。

网友”丽如娇“:《拾忆》的文笔幽默风趣,语言简练亲切,带着一股泥土香,没有无病呻吟的假想,没有高谈阔论的夸张,让你一目了然、轻松清爽、回归本真、如拉家常。

……

在好评和赞许之余,众多网友也纷纷表示似乎还有很多这样的镜头,给编者和作者发提出了”补忆“的意见……

补忆那些年

补忆那些年文/李胜林

十九、小伙定亲:男婚女嫁春色浓 姑娘小伙笃情中

在农村,娶媳妇是大事。

农村有个谚语:“黑老鸹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

娶了媳妇的孩子,分家另过,好像是离娘远了点,不过还是娘亲,忘不了,那是在提醒孩子们,别学无情的黑老鸹。家境好的孩子,十四五岁,就开始找上媒婆门了。

穷一点的也不落下,还得托人去请媒人,成家晚了点。

遇有兄弟们多,条件不好,还不好好劳作的家,就有娶不上媳妇的,打了“光棍”。

村里的“光棍”,多是吊儿郎当不干活,加上脑子有点小毛病,姑娘一打听,“吹灯”。

“找个老实人嫁了吧,过日子踏实。”老人都念叨着。

成就的是姻缘,自然说媒是个好差事。这也是个要劲的活,媒婆得口齿伶俐,能说会道,男方女方两头跑,都听媒婆说。

婚事成不成,全靠媒婆一张嘴,媒婆都是挑好的说。

男的说是:“浓眉大眼白净脸”,女的就言:“长辫高挑俊得很”,好像都是一个模样。

不过多数人家,婚事要托个亲朋打听打听,大人说不说理儿,孩子有没有病儿,姊妹有几个,兄弟排老几,家境贫与寒.....

生辰八字定亲看,要是无缘咱不干。

老理儿讲个门当户对,大家还是念叨着。穷了,怕闺女将来受得罪;家境好、孩子少的受欢迎;尤其是在外上班或是走南闯北跑买卖的,都羡慕。

有力气、能做活的小伙,人待见,将来成家日子甜。

不做事,吊儿郎当吸烟喝酒的,姑娘们不喜欢。

家里有个城里上班的,姑娘小伙抢手,媒婆挣着找上门。可是,上班小伙一般不娶乡下农民姑娘,城里姑娘更不嫁乡下农民。偶尔有个农村姑娘嫁给了吃商品粮的,那也是长得俊俏漂亮的。

东家串,西家走,村里小伙姑娘媒婆心中有。一来二去跑几回,好吃好喝吃几顿,搓成了多少美满婚姻一对对。

双方满意,来个定亲礼。男方给女方送定钱,女方给男方布什啥的,也算礼尚往来。

那天,媒婆由男方家带着红纸红布包好的钱、准备的礼品,送到女方家,然后返回男方家吃个酒饭,大家高高兴兴,乐乐呵呵,算是孩子的事定下来了。

每逢过年过节过会的,未来女婿要带着礼物或红包,去女方家拜见,顺便也见见未来媳妇,说说话。

赶上女方家盖房、收麦子、种地一些紧要劳力活,男的还得去攅忙,甚至还得拿个礼包类。

男家不易,人家说养女更难。大了去了别人家,落不着啥,白养一大姑娘,最终还是人家的人。

都说,姑娘是泼出去的水,没了!待到姑娘出门,都是想着向男方多要个礼儿。

除了嫁妆,还能落个小钱,不过落多少,只有自己知道,外人无从知晓。

甭管怎样,见面说着:“姑娘出嫁,陪的嫁妆不少。”都乐乐的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由她去吧,看命。

要不是拎着东西,常回家看看,早就伤了娘亲的心了。

定了亲的姑娘小伙,满面红光,心里那个美呀。盼望着,盼望着,盼望早日圆房把婚结。

二十、姑娘出嫁:农家庄里扮新房 黄道吉日迎新娘

娶媳妇是要早早做准备的。能盖新房的盖新房,没能力的翻旧堂,咋也得把房子拾掇拾掇。

弟兄们多的,没办法,弟弟结婚哥哥搬,腾出房子做洞房。

在农村,盖个新房不容易,几年准备也不齐。

盖房时际把亲去,东借西凑找邻里。都理解,盖房结婚事忒大,帮上一把是情义。一切停当,就等结婚日子到来。

结个婚,不容易,累了爹,忙了娘,姊妹兄弟把心齐。

眼看着日子一天天临近,媒婆又得上门了。

干啥?说说彩礼把女娶。临到嫁娶看吉日,嬉嬉闹闹把事办。

得嘞,就是图个喜庆、吉利。选个黄辰吉日,商好嫁妆迎娶。

媒婆又是一趟跑,好吃好喝又一回。有啥想法您早说,结婚大日不再提。彩礼、嫁妆按照乡俗,悉数办好,媒婆使命便到。

择个吉日,一波至亲把较大家什,提前送到,给个大礼包,都是亲近人。

这些备齐不算完,大婚头天把路探。就是通大路,迎亲的人要认认路、看看家,别找不着新媳妇的门。

通大路到女家,问问还有啥没加。带队的长辈把明天的喜事安排,来去细节说个透。

结婚喜事怎么办,哭煞爹娘日日干。白里做,夜里纺,养个小猪吃肉香。

如果准备给孩子过事,家里早早逮个小猪,养着,待到大喜日子,招待亲戚朋友好好吃,脸上也有光。

晚上,村里就热闹了。演电影必不可少。孩子们家里大街来回奔,闹不清娶媳妇是个咋回事?就知道热闹、喜庆,一伙一伙开心的玩。

电影散了,小孩儿也瞌睡得不行了,大人抱着领着回家去。

事主这儿,明天的事也准备差不多了,院子里灯火通明,好几个电灯亮着。有几处燃着香,忽明忽暗的,蓝烟袅袅的飘。

大门口、正房、厢房、树上到处贴上了大红喜联:“抬头见喜”,从家门口一直到村外,路边的树上都是。

喜庆的气氛一下子点燃了村民们激情,家家户户到处充满了祥和空气。

狗不吠了,鸡不叫了,麻雀也早早的入了窝,更看不到到处乱窜的鼠猫,一切好像都在为明天的喜事,准备着。

第二天,天不亮,主人家就开始忙活了,也不知道做些啥,来回跑,看看这,瞧瞧那,怕有啥不合适的地方,补补还来得及。

不一会就热闹起来了,攒忙的、叫亲的、掌事的,按点来了,预先分好的工,各操各的心。

主家准备了小米粥、熬菜、馒头,热乎的吃了,暖和些干活。叫亲队伍不大,已经没有了抬轿娶新娘了。

就是自行车,后来三马车,好过家、上班的有个吉普,那是羡煞个人。

打头新郎车上绑上大红花,区别一下,别让人搞不清谁是那个郎?

一路上,年轻人放的二起,叭叭响。到了新娘家门口,放的更响,催促新娘快快上轿。

亲戚们齐了,亲家管事的说一声,叫亲的才可以起走。送亲的带好了新娘嫁妆,跟着叫亲的队伍上了路,新郎满脸的锅底黑。

不过,这就是喜庆,没有抹黑的倒是不吉利了。路上,遇到岔路、小庙要红布挡着,辟邪气。

新娘手里攥把辣椒,也撒,都说辣椒辟邪红火。迎亲到家,院里供奉天爷灶前,早早放好了方桌。

上面一斗,手柄中央系个红布条,里面放上馍馍之类。天爷灶插上了香,燃着。

桌前放个麦秸或干草席,铺上个新铺地,干什么?让新娘新郎磕头拜天地类!

新娘头上蒙着红兜布,有的裹着红头巾,羞答答跪着。三拜大礼后,唱礼开始。

呼拉拉一大圈亲戚围着,都是上礼的主,等着叫到,上前把礼钱放到桌子上。

那边,念礼账的喊着:“二奶奶的、大娘的、三姨的、四嫂的......”

大礼一完,亲戚们已经坐好了,凉菜先上热菜随后,院里烧菜吹风机嗡嗡的响,年轻小伙端着挑盘,麻利上菜。

酒不怎么喝,小孩女的就吃菜嗑瓜子,喝个饮料。亲戚们吃着,攒忙的趁着,热热闹闹,屋顶喇叭响个不停,挺嘈杂。

期间,管事的拿着新票,挨着桌子给小孩,三块五块不等。新娘姊妹礼大些,其他一样。来者有份,皆大欢喜。

菜,八凉八热,尽管盘小,但样数不能少。最后,熬菜馒头一吃,算是好了。

亲戚们起席,主家赶紧送门外,弯着腰,笑眯眯的。

一直说着同样话儿:“没招待好,多担待,回去学好......”晚上是年轻人闹洞房时刻,花样繁多,热闹笑人,带些荤劲,都是乐呵。

家里抻炕的嫂子,拿着新黍子苗扫帚,嘴里念着:“这头蹬,那头蹬,闺女小的朝里蹦.....”年轻人闹腾到半夜,才肯离去。

第二天,新媳妇拜见公婆,就算媳妇了。每一桩婚姻,都让村里人喜庆一阵子。

东家婶子,西家大娘,不时的瞧瞧新媳妇啥模样,认认人,见着了不尴尬。祥云笼罩着村庄,久久的不肯散去。

二十一、割草拾柴:家事国事天下事 农家生活是大事

农民、农家、农事,就有了农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人们为了生计忙活着。

农耕时代,全靠力气吃饭。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家畜一直是人的好伙伴。

那叫是:骡马牛驴替人耕作,养个小狗看家护院,喂个鸡鸭吃个肉蛋,圈个猪羊卖了挣钱,垒个兔井补个小赚,挂个鸟笼累了眺玩。

牲口家畜日日嗷叫,剩饭剩菜刷锅水待,割草放羊早黑去外,背个箩筐嫩草回带。家畜吃草多,割草喂养,成了农事外活计。

大人们下地劳作,背个箩筐,带个绳子,回家不忘割草捋点庄稼叶,喂喂猪羊。

牲口整天的吃,饿了,不时嗷嗷叫。听到脚步声,就呼呼跑到喂料口,伸着脖子,张着嘴。

一放进去,大羊小羊挤着吃,小羊气弱,打着圈跑,来回找。

摘些嫩草,掀开兔子井盖,放进去,老兔小兔嗖嗖的洞里跑出,竖起耳朵,瞄着眼,嘴里吱吱的吃。

家有骡马牛驴的,搭个棚子,放置石槽、木槽,旁边立一木桩,拴住。

它们的生活要好些,卖大力气的自然要照顾好。夏秋嫩吃,春冬干嚼。

用铡刀把晾干的秫秸、干草、谷杆、豆棵、花生棵铡成段。

苜蓿芽是上等好料,专门种植,代价大,成本高,但是牲口吃了,长膘有劲。每逢犁种时节,要出大力,才给吃。

干料里掺些玉米、豆饼、花生饼之类。牲口嘎嘣嘎嘣吃着,嘴鼻喷着气,吹得料草飞出了槽。

冬天是牲口休养时光,喂养就差了点,只有干草。天气晴好,带出去晒晒太阳,打打滚。

几个回合左右翻滚,浑身都土,够了,蹬愣站起来,来个浑身甩,尘土飞扬,身上光滑如缎。

马鬃一甩,飘飘的溜到一边,耳朵一竖,眼睛一眨,那是个贼舒服,有点帅气感觉。

时间久了,不劳作,牲口也得拉出去遛遛,就是活动活动筋骨,养养生,锻炼锻炼。

免得养懒了,掉了膘,关键时刻出不了活。

大部分冬天不闲着,架上排子车,拉个煤、送个砖、运个土、串个门,只是力气出了少些。

大人们来来往往的忙,孩子们也不能闲着。放学了回家背上箩头或篮子、绳,急急割草去。

兔子乖乖,把门开开。孩子们最喜欢养个兔子玩,上心着小兔吃草。

在院里不碍事地方垒兔子井,挖直径一米深,三四十公分圆坑,地上四周用砖圆圆垒起,往上越来越小,最上面留一小口,两个砖可盖住。

里面再用砖砌两个小通道,供兔子玩耍、歇凉、睡觉。

有了小兔儿,孩子们快乐了很多,每天记着喂草,时不时掀开瞧瞧、逗逗。

最开心的当属生了一窝小兔,毛茸茸的可爱,一窝五六个不等,一年可以两三窝呢。

每天看着小兔子一天天长大,总是有说不出高兴,小伙伴们还不时的比着:“多与少、身体的花色......”

放假了,孩子们农活的农活,割草的割草,样样不能少。

为了冬天不断粮,假期里还要储存草料,备着天儿冷了吃。

小伙伴们忙活着,仨俩一伙,不时往家里背,攒成了一个个小草垛。

秋收麦种时节,大人们吩咐着拾柴禾。除了冬天,农家一年三季都是烧柴做饭,柴货主要是秫秸、花柴庄稼料。

冬天,背个箩头或小框,沿着路边地头拾散落的、地头的庄稼棵。

有时也拿个耙子,带个花包,路上耧、地里刨。豆子地里耧豆秸,玉米地里耧秫秸,花柴地里耧花叶,大树底下耧树叶,能拾的都要。

农家日子有点难,农民日子有点苦,农村生活有点艰。

劳动是快乐的,农民们算着一年的收获,看着日渐长大的孩子,穿着花样不断的新衣......家里一件件家什多起来,心里都是乐呵呵的,盼望着明年又是个好年景。

二十二、挑水浇地:源远流长水不断 庄稼地里叫得欢

烧水吃饭,穿衣取暖。农民想法很简单,农家生活很温暖。

农民是快乐的,农家是和谐的。生活中,吃水是件烧心事。

做饭、蒸干、洗衣、涮菜样样离不了,牲口也得喝三分。

在家置个暖瓶,地里带个水壶。闲暇之余,喝个茶,很惬意。

那年岁月,村里有口大井,在大队部门口的一颗参天柳树旁,柳树的年龄无从查考,枝繁叶茂的样子印象很深。

春天枝头发芽,夏天垂柳依依,秋天满树金黄,冬天叶落皮翻。

水井圆形,直径两米大小,砖砌,由深到浅。

井边平时放一手握麻绳,绳头系一铁钩。取水家具是两个水桶,有木制的,铁皮打的,肩上放一担张,两头铁环相扣,或是粗绳相系,下端带勾,挂住水桶,走起。

井绳铁钩挂住铁桶,顺口放下,人要前腿弓,后腿蹬,把结实了。

待水桶即将挨着水面,摆动井绳,晃动水桶,底一上翻,嘣,咕咚咚,桶水灌满。

随后,腿上架着,两手交替上拔,到井口处,一手握住桶柄,用力,上来了。

如此再来,担水回家。放哪?水缸,瓷烧的器物,口大底小,一人来高,比粮缸小些。

挑水,力气小的挑不来,妇女柔弱无力扛,小孩更是来不得,可是苦煞男人啦!

也有妇女好干家,里里外外把活出,挑个水也不是什么事,那可就是男人的福喽!

男人力气活多些,女人柴米油盐缝缝补补也不闲。大人孩子一家子吃穿都是女人做,起早贪黑家常饭。

累的男人弯了腰,苦的女人手脸糙;吃饱穿暖老大难,日子一天又一年。井水深浅不一,四季季节略有差。

夏季水源丰沛,水浅;春秋冬三季相差无几,深些。

春来,水气冉冉;夏至,井水冰凉;秋到,水面飘沫;冬临,热气浮出。

一大村子人合着一口井。胆大小伙们,爬到井口往下瞧,人影倒影在水面,吼一声,瓮音回响咯咯笑。

水井危险,小孩们不常去,大人们嘱咐着。

倒是大人吓唬淘气孩子:“不听话,扔你井里。”上劲的大人,开玩笑,拎住小孩双腿,井口一放,吓得孩子哇哇叫。

有的井上架着辘轳,省劲方便,深一点井必须有,不然,打个水都拔不上来。

日后有了机井,地面上了。用上了电,闸一合,水泵管子的水,白花花的窜老远。

从此,再也不要井里挑水了。不过,还是要用扁担挑桶灌水担到家,村里定时开,大家都去挑,街巷南北都是急匆匆的跑。

时间有限,到时就停。鞋子湿了,地面撒了,街面到处可见水痕。

灌溉时节就不用再专门开井了,随时可挑水回家。水是生命之源,万物生长靠太阳。

太阳毒辣辣的照,庄稼蹭蹭的长。除了施肥锄草,还要把地浇。孩儿离不开娘,苗儿离不开水。

久旱的禾苗叶子蔫,浇了水的庄稼叫得欢。

每逢浇水,玉米地里咕咕响,豆子地里哗啦啦,棉花地里 ,大葱地里嗤嗤忙......

耕种时节,留好轮沟,摆好畦子,掴好疙梁,只待庄稼浇水灌溉,苗苗旺旺长。

春夏秋冬四季长,庄稼浇水不同量;春灌苗儿来返青,夏浇庄稼长势旺;秋流地水谷穗养,冬盖大水丰收望。

水润万物百业兴,庄稼地里把粮丰;红彤太阳出东方,明光月亮照当空。

日复一日春来早,早飞鸟儿觅食中;农村改革日日富,农民勤耕把家冲。

娃儿姑娘着新衣,家家户户窗花红;更喜来日可期盼,华夏大地有新风。

二十三、拣麦子刨花生:农家苦农家难 缝缝补补又一年

大旱年、发大水,庄稼没了,吃喝基本打漂,这是农民最难的年月。

产不出,物无余,哪来生活好光景?不舍吃,不舍穿,留着明年好过关。

节俭惯了,也就成了习惯。那年代,好日子要奋斗,更要节俭。

农民淳朴,农民认眼,农民不讲究,农民会节俭。

一件衣服三人穿,缝缝补补又三年!你看,农民们那个省俭劲儿,还真是过日子的好办法。

每逢麦收过后,总能看到麦地里,腰缠花包,弯腰拾穗的大人孩子。麦子面好吃,上等料,所以格外珍惜。

刚收完麦子,地里苗刚安好,不能下锄,拾麦子成了家家的首选。

麦穗拾回家,放起来,晾干,找一硬地,或者屋地,铺上大花包,用棒槌捶,除去麦糠,剩下麦子,硬生生的多了不少小麦,吃白面机会就多了。

秋收之后,人们更是忙活,收秋麦种完了,闲不住,就去花生地、红薯地、棉花地里找剩余。

扛着铁锨别人收过的花生地里刨,拿着粪勾红薯地里翻,秫秸垛里来回看......

只要能想到的地方到处窜,十里八里也常见。

刨回的花生火旁放,捡回的豆子铁锅烧,烤熟的玉米香口转,一夜的红薯面又甜。

大早上,冷呼呼的,揣着手,背着书包上学去,嘴里吃着。棉花收得晚,大冷天,地里除麦苗剩棉花棵了,棉花种得多,一片一片的。

摘过棉花,收了花桃,棵上基本上也没啥了,只是花柴拔得迟,剩些青涩花桃还挂着,没摘净的花壳留点花末,也就这些了。

可是棉花值钱,人们就寻着;青涩不成器小花桃,依然倔强长着,勉强摘回去了晒晒,还能落个酱瓣,也算是些卖头,值不了什么钱。

烧花生、豆子吃是孩子们的最爱。

花生种在沙土地里,那些土地不肥,麦子长不好的地儿,适合种。

花生成熟后,在拔刨时不免有落在土里的,不多。不过花生好吃,生吃脆口,炒熟嘛香,榨油抢手,是个稀罕物,孩子们更喜欢。

不上学了,就仨五一伙,扛个小钎、撅头找,花生种得少,跑很远路,到外村地里刨。

运气好的,除了赚个嘴甜,也有收获,回去晾干或火台烧了吃。

至于大豆,在豆壳堆里土窝刨,捡捡吹吹,也有小获,这些多是乐子玩,顾个嘴儿。

大冬天,秫秸堆里寻个玉米棒,一边烤个小火把玉米烧,听得噼里啪啦的响,就算熟了,粘得满嘴黑,脸上也到处有。

更有意思的是,春天来了,豆子地里长出嫩豆芽,采了回家还能当菜吃。

在那个有收获就快乐的日子,孩子们无忧无虑的长着,大人们也幸福着自己的幸福,一切都安然的样子。

二十四、扫房蒸干:干干净净把年迎 紧紧张张把干蒸

穷家怕过年,过年就是迈坎。电影白毛女那是旧社会的真实写照,过年了,地主老财逼着要交地租,还借钱粮,是一年中最难过的坎了。

今非昔比,但起初的日子也不好过。

年来了,还是要准备准备的,毕竟一年到头了,要有个割接头,归整归整,算算一年进账,合计合计明年家里有啥大事要办,开销多少,也算是个小安排,媳妇男人心里都有个数。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大人们其实对过年既喜又忧。

喜的是,年景好的年头还行,一年到头是该享受享受劳动成果,分享分享喜悦了。

忧的是,年景差的年头,过年了家里置摆不了什么,一大家子人要吃要喝要穿的。

打发不了,当家的脸上没光,孩子们也高兴不起来。看着人家有吃有喝的嬉嬉闹闹,心里难受。

还好,随着庄稼的年年丰收,农家的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了。即使遇上个水灾旱年的,也有个小收成,吃饭不成问题。

孩子们管不了那么多,反正有父母罩着,虽然帮不了大忙,也是吭哧吭哧的去地里干活。

过年的吃喝穿,不操心,看着大人皱起的眉头,总也想不明白咋就这么难。

吃糖果,穿新衣,放鞭炮,成了孩子们心中一年最大盼头。盼望着,盼望着,最盼望的就是过年了,那是孩子们最快乐的日子。

十冬腊月的,活计大都停当,大冬天也没啥子农事了。过年是要准备的。

一进腊月家家户户就开始为过年准备了:油盐酱醋茶,米粮葱豆枣,肉蛋酒鱼菜,窗花对联鞭和炮,瓜子花生糖,样数挺多。大人们一天天赶集,仨俩一块。

大集上东瞄瞄,西瞅瞅,瞧瞧成色,问问价,比一比,拿下。年货越来越齐,春节越来越近。大人孩子笑脸也多了起来,过年的味道越来越浓。

有没有新房不重要,过年每家每户都要扫房,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要打扫干净。

挑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找个长一点竹竿或细棍,头上绑个笤帚扫帚,屋子里家什,有的搬到院子里,不方便挪动的,就蒙个花单子、盖个塑料布。

然后扎上头巾,捂住嘴,披件旧衣服或卧单,掸去屋顶蜘蛛网、墙角灰尘,清除柜子顶上杂物、床底下旧鞋,抹干净窗台、桌面,擦一擦墙上全家福镜框......

虽有点累人,心里却是欢喜的。箩筐、案板、篮子、锅盖、笼布、锅碗、瓢盆等吃饭家什,要用水洗个干净,晾晒好;里间屋里粮缸,要收拾出来放蒸馍、搁年货地儿。

肉类就屋顶挂一单绳子,系好,悬半空了。安全,还要防鼠偷吃。家里越来越亮堂了,忙活劲也越来越大。

过年家家户户蒸干、蒸包,要用家里的大锅,蒸得快,锅口摞两三层蒸笼,大火呼呼的烧,风借出大力,冲着火底口,呼呼的吹,拉得越快,火越旺。一会功夫,笼盖笼身蒙布就冒出了蒸汽,火力减小,但蒸汽越来越多。

待到圆气了,就是笼的四周蒸汽集聚盖顶,蒸汽打着圈上走。

这时,火要慢烧,就不用风借了。笼盖上放个碗,碗里盛上半碗水,待到水发烫了,馒头就熟了。

圆气大概十多分钟就算好,一锅馒头熟了,15分钟左右样子。

第一锅慢,要烧开水,放好面馍,30分钟。之后每一次,需要加盆水,保持水量,水气蒸发才够足。

开火第一锅,烧火时候要放一面饼烧,敬火神,保佑平平安安,馍蒸得白白亮亮,好看好吃。

一家人蒸干,热热闹闹,大人和面、轧面、包包,孩子干不了;孩子们做个小活,馍蒸好停个几分钟,开始掀锅放馍。

早就腾出来了簸箕之类,出锅的馍冒着热气,孩子们端着小筐、篮子,灶窝屋里来回跑。

蒸出的馍放好,生面馍又是一锅。

就这样,一锅锅的新馍、包子蒸出来。包子枣馅的多,里面掺点黄豆、加点黑糖。

红萝卜粉条馅的、南瓜丝馅的也有些。大量的是馒头了。其中蒸花糕、大馍是必不可少,花糕是一颗大枣用面打圈包住,由上而下越来越多,底座最大,寓意芝麻开花节节高。

大馍是老人给天爷上贡用,又大又白,最好的白面。

最后一锅是面做的刺猬、蛇、枣花之类贡香,专门敬神降妖辟邪用。

扫房蒸馍活,小年二十三前就完成了。

老人们念叨着:“二十三糖果粘”,啥意思?腊月二十三,是小年。

快到大年了,可以先尝到年货味道了呗,也预示着新年近了。

糖果用麻糖之类做成,甘蔗熬出糖稀,晾干加工,圆圆的、黄黄的,牙一咬,嘎嘣脆,慢慢一口,甜丝丝的,有点黏,嚼完还留些糖渣粘牙上,不过不碍事。

二十五、大年三十:一年大日艳阳照 家家户户乐欢陶

人们一天天忙碌着,都是些过年准备的事:收拾、掰扯家务事,还有一家人新衣服新鞋子。

一年到头了,借账该对对了,过年是最好借口。

你看,都要过新年了,一年的收获都有了,是该清欠清欠了。

来回走动走动,见个面,能还的自然高兴,实在转不开的,也回个礼:“今年进账少,手头紧,不急的话就明年吧。”

算是有个交代。借的钱谁也不愿意欠着,不是没办法吗?生病住院、孩子上学、儿子结婚都是钱。

邻居的、亲戚的,也都是帮得上的主,有难大家帮,老辈子留下来的好传统,帮了不少人。

眼看临近年关,一切都差不多料理停当了。

大年三十是个忙乎天,家家户户捏饺子,剁菜案板声叭叭的响,馅子调好,白面活好,就开始包了。

女人手巧,人多包得快,十二点不到,鞭炮就噼里啪啦响了,孩子们喊着跑过去,捡个炮筒玩。

人手少的,下午一两点了,还能听到炮声。

包子煮好了,老人端着要先在天爷灶那上上贡,许个愿求个安,让它们先吃,保佑家里人平平安安,来年是个丰收年。

吃完午饭大人们要?着篮子,带着馍馍,到自家坟地上坟,给在那边长辈们磕个头,告诉他们今年还过得去。

晚辈们也跟着去,认认祖坟,拜拜先辈,不能忘了本。

下午,大街上人多了起来,互相问候着:“都准备好了,今年你家进账多呀;儿子娶了媳妇,你家红火......”

之后便是议论着春节晚会的事了。

夜幕降临,家家户户开始安静下来,炉旁、炕沿、被窝等着,八点一到:“朋友们,这里是中央电视台的春晚现场......”

随着主持人声音响起,一年一度春节联欢晚会正式拉开了帷幕。

节目一直演着,不时有个新年祝福广告,小品、戏剧、歌曲穿插着,高潮迭起,欢欢乐乐一家人。

将至午夜,伴随着9、8、7、6、5、4、3、2、1数秒声,新年钟声响起,新年来了!

此时,鞭炮声此起彼伏,人们开始庆祝新年到来。至天亮,鞭炮声再也没停过,远的,近的。

二十六、串亲拜年:爆竹声声辞旧岁 又是一年串家亲

天刚蒙蒙亮,就听到了大街嘈杂声,人们开始串门拜年喽!

村儿叫起五更,外面还黑黑的,大人起得早,先是要煮了饺子吃,才给父母拜年。

父母告诉:“起的时候,不拉抽底、不开柜子,说话小声点,别惊了神灵。”

新衣服新鞋子都是昨晚放置好,谁也不吭声,默默穿好衣服,然后放炮,吃饺子,拜年!

拜年要先给父母,然后自家长辈挨门拜,最后是乡亲辈儿。

大街小巷到处是着新装的,大人带着孩子给自家长辈拜,未出门闺女只拜父母。

男人们一伙一伙的,走着,拜着,门儿很多。家里人丁兴旺的,辈小的磕得膝盖疼。

“见了就有了,吃糖,吸烟来。不磕头了,都磕老了。”

长辈们念叨着。老家在西六方,五里地,村里还有长辈,集合好,自行车、摩托车奔了去,给长辈们磕着头,长辈们认着小辈:“你看看,一年年不见,都长真高了,还有真多认不类......”

直到中午十点多,才结束,剩下就是寻各自乐子了。

孩子们大街里扛起了炮筒,大人们搓起了麻将,妇女们聚到一起,唠起了家常。

一个个笑容满面,精神抖擞,步履矫健,一年中农村最和谐、最融洽时刻到来了。

邻里互通,男人相凑,孩子聚玩,活计停摆,欢乐祥和!大年初二是出门闺女回娘家日子,气氛更加热烈了。

起早男人带着大点孩子,先去出门姐妹家,媳妇们也已打点好回娘家礼物,催促着:“早点回啊,晚了不好,都等着咱类......”

路上,开始热闹起来,排子车、自行车载满了人,篮子里都是些满满好吃白馍。

小媳妇?着花布篮子,打扮的俏人,新郎陪着,满面红光的赶。娘家大门口、院子里干干净净,姊妹们聚在一起开心聊着。

女婿们拜过岳父岳母,开始串门走亲。谁家有了新女婿,家里热闹,回门闺女都来瞧瞧模样。新女婿认门少不了,每到一家,都摆着酒席,迎迎!

酒量小的,扛不住,近门都走不完,就醉了。落笑话新女婿不少,第二年就学精了,顶不住就跑。

有点老女婿使坏,估计刁难新女婿,架不住面子就喝倒了。

初三、初四是给姑、舅、姨辈拜年日子,到了破五,亲戚基本串完,春节磕头告一段落。正月里,人们吃着,乐着,享受着一年到头丰收喜悦,快乐着新春幸福。

二十七、闹花灯龙抬头:正月十五闹新春 万家千户劲头跟

正月十五闹新春,人们纷纷走出家门。

人最多的当属城里花会进城,踩高跷、耍大头、舞大龙、打扇鼓、扭秧歌、舞枪弄棒打拳......那叫个热闹。

大街上,广场里,处处人头攒动,喊声阵阵,喝彩声此起彼伏。这边,刀光剑影,长枪短棍,上下翻飞;那边,花红柳绿,彩旗招展,鼓声喧天。

舞龙的跌宕起伏,耍狮的腾挪进退,玩大头的左右逢源......人山人海,欢笑声,呐喊声,口哨声,锣鼓声,不绝于耳。

满街的人,欢腾着,游走着,拥挤着,整个小城,成了欢乐的海洋。人们依旧沉浸在新春幸福中,谚语说:“不出正月都是年。”

啥意思?就是正月里,哪儿的亲朋都可去,寻了个好借口。

走亲访友使大家乐此不彼的忙着,喝着,吃着,乐着。“二月二,龙抬头。”

人人都记得。娘儿告诉孩儿:“正月不理头,理头妨舅舅。”懵懵懂懂也不知道为什么,都这样念着,守着!

初二这天,理发馆排队爆满,有人为挣个先,早早就等候着了。

也没个啥,是吧,就是图个吉利!你看,龙抬头的日子,我是第一个理大发,一年要有好兆头的。

所以,都记着,挣着!第三天,遛玩的少了,瞎串的没了,年一下子就过了,干干净净的,不带任何想念,去了。

田地里,捯饬庄稼地的人多起来,麦苗一下泛绿了,太阳也暖和了许多,整个大地开始生机勃勃。

一切好像都动了起来,远处的风水飘忽着。

二十八、康马昌点杆:欢欢喜喜过大年 热热闹闹瞧炮杆

自从发明了火药,鞭炮也就欢了农家,不再像老辈子,有个事还要敲锣打鼓,弄个动静出来,找找人。

有了鞭炮后,过年、娶亲、下葬、上梁,都要响个炮,一是有个动静,给乡里乡亲支个信。

二是图个吉利、喜庆、热闹。人们都乐此不彼的放着,倒是给农村增添了不少乐子。

日子久了,办法多了,老百姓聪明,不断玩出新花样。他们对鞭炮情有独钟,热乎得很。

记起最早的炮,叫“三眼枪”“追魂炮”。手脖粗木柄,头上装一铁制圆筒,三个炮孔,炮面上头扎实,炮捻顺着下端小孔漏出。

挺原始的,土法。那个危险,响声也大,那是下葬专门放的。炮有很多种,以前都是机器加手工的。

草纸,黑炮面,一挂炮,用粗捻连接,长短不一,大小不同,价钱各异。

捻粗点的,火一点,吱吱的冒烟,赶紧扭头跑,啪的一声,后边就响了;捻子细些,做工不好,燃起来慢点,老远看着响。

鞭炮大小不一,有的中间加大的,叫“雷的”。

最响的当属二起了,拃把长,捻在下方,找个平地蹲好,点火,咚的一声,冒烟而上,到空中,又是啪的一声,烟花四散,传得老远,又名“两响”。

胆子大的,两个手指轻夹着,头一扭,炮,啁的一声,脱手而出。遇到有瑕疵的,手里炸了,那可是麻疼,有的指肚子开了花,还得包扎,以后再也不手拿着放了。

扎个铁丝架或焊块铁架,专用放炮。

比较安全,娶亲的就在车斗放,嘎嘎的连续响着。

小孩胆小,玩个小炮,机器鞭,找个墙缝,或是花柴棍夹住,花样也不少,伤不了人。

过年抢炮,刚响完,剩着捻慢的、挤捻的,响手里,疼得孩子哇哇叫。正月放炮最热闹,数正月十七康马昌的、二十一西于口双塔的杆了。

正月十六晚上“烤杂病”是家家追捧的民俗。

天一黑儿,人们把家里扫帚把、旧铺扇、剩蒜辫,一大把旧的剩的,统统拿到门口烧,叫“烤杂病”人们围着前烤后烤,念着:“烤烤腚,不生病......”数得着好的,就是曹庄康马昌村点杆了。

也不知道啥时开始,村里一直这样放着。

放杆成了村里大事喜事红火事,要准备些日子。

有专门班子,各人都有分工。据说,村里四角轮着主事,这叫财运四方来,谁也有份。

说起来,那是康马昌村荣耀,都是一脸傲气:“康马昌的杆,神奇!”具体怎么组织,不得而知,只知道人多热闹。

杆就在村东北角的闲地儿,一大片。这天一大早,村民走东串西忙乎着,满身尘土也顾不上抖,喊着,支呼着,干着......

临近中午,看热闹越来越多,卖小吃玩什也多了起来,庙会似的,人来人往。午后,万事俱备,准备停当。

老杆上上下下绑着鞭,大小不一,样式不同,宛如木偶一样,揸着。老杆在中间,是中心。

四角绑好了小一点篼子杆,缠满了小炮大炮,冲着老杆方向。老杆处设一棚子,里面供着神仙塑像,财神最大。棚口有专人候着,上油钱来了,喇叭喊着:“张老板,大洋100;李老板,油钱50......”礼单贴了一张张,还得轮着。

喇叭声,叫卖声,喊叫声,嘈杂着......

夜幕降临,十里八乡看热闹的围上来,人山人海。

点杆先从远处四角轮着,噼里啪啦的响,烟花四溅,呐喊声此起彼伏。

由下而上,一阵细声叭叭,夹着噔嘎的雷子,带着火花。燃到将近顶处,篼子的炮架,火花四溅,燃着,响着,渐渐到了顶。

四个角篼子杆轮着响,待到东北角最后一个燃尽,带着火焰的炮,顺着铁丝直奔老杆而去,将老杆打着。

看老杆,最热闹。上面噼里啪啦,燃放的花样更多;远处人声鼎沸,你挤我拥。炮声越来越急,响声越来越亮。

捂耳朵的,尖叫呐喊的......人潮涌动着。随着最急的一阵鞭炮声,戛然而止,人们四散而去。

春节是一年中最喜庆的日子,看杆是正月里老百姓最大的乐子。

就这样,人们快乐着过年的幸福,享受着人生的乐趣。

再叙后记

前前后后两个多月,絮絮叨叨近三万字。

本只想在闲暇之余整理一点自己的回忆,没成想越絮越多,从三五章搞到八九章,又从八九章搞到十八章;又架不住大伙对我的抬爱,实心眼地把大家的客套当成表扬,飘飘然地搞到了二十八章。

其实我也明白,大家伙对这篇文章的认可并不是我写得怎样好,文笔怎样美、叙事怎样清、逻辑怎样强,而这些也恰恰是这篇拙作所不具备的。之所以能引发大家的关注,我想更重要的是这些难忘的回忆与美好现实的鲜明对比,这些在不知不觉中日新月异的变化,既是回忆、也是感恩、更是期盼。

这场疫情让我们稍稍停放了一下奔忙的脚步,但我们奔忙的心情却从未停歇,对未来美好的期盼与坚信也从未改变。邯郸已经连续半个多月没有新发病例并全部清零,工厂已经复工、门店也都开张,窗外的柳枝嫩绿得有些扎眼,让我们再等二三十年,用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视角像当前的拾忆一样再来拾忆当前!

在此,向”鸡泽政协文史“公众号的鞭策鼓励和认真编辑表示衷心感谢!向关注、支持、认可、批评本稿的广大读者表示衷心感谢!

龙春泉 本文来源:鸡泽政协文史 责任编辑:龙春泉_sjz0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从被发现到灭绝,这种动物存活了27年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