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河北 > 正文

诗情化疫 保定市美术中学师生温言暖语助抗"疫"

2020-02-12 18:38:07 来源: 网易保定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易新闻保定讯 诗情化疫——保定市美术中学师生温言暖语助抗“疫”。

我把命都交给你了,还在乎这一头长发?

——十余位姑娘为了穿防护服更方便,毅然地相互剪去长发。


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哪有什么白衣天使,不过是一群孩子换了一身衣服。2003年,全中国守护着90后。2020年,90后守护着全中国。

美中暖语·亲历非典篇

2003年非典,身为护士的姑姑上了前线。当时姑姑的女儿无人照顾,于是托付给了我家。

2020年新冠,姑姑已退休,继承了姑姑衣钵的妹妹出征前说:“放心,看我们的吧。”

——语文教师 赵旭

十七年前的我,小学一年级。非典的阴霾笼罩全国的时候,身为班长的我肩负起去学校为每一名同学领作业、发作业的任务。

十七年后的我已是一名教师,我在家中用电脑时时陪伴我的每一位学生。

变化的是时间,不变的是责任。

——历史教师 金磊

2003年非典,上高中的我被困在了学校,很清楚地记得自己当时的感慨——这要是被困在家里多好!

一语成谶,2020年新冠,我被困在家。

十七年前,我想家。现在,我想学校,想我的学生!

——英语教师 孟祥召

2003年,因为非典我被隔离在学校,爸爸骑自行车骑行40里地,给我送来老妈高价抢购的板蓝根,嘱咐我一天要给家打一个电话,不然我妈睡不着觉。

十七年后的今天,冠状病毒肆虐。爸爸对我说,一天要给家打一个电话,不然我妈睡不着觉。

同样的话,不变的爱,恍若十七年前爸爸叮嘱我的情景再现。

时光虽变,但爸妈的爱一直未减。

——政治教师 郝静

我也经历过非典,只是那时年幼不懂什么叫做负重前行。

2020年新冠来袭之时,我终于明白拥有美好生活的我们,是被一群可爱、可敬的人一直保护着。

——地理教师 吴维维

2003年,非典。我的父母为了躲避封村大爷的看守,凌晨三点半开着三轮车去卖菜。他们不是不怕非典,而是我和弟弟的学费重重地压着他们。

2020年,新冠。我和母亲每天在客厅跑步,练瑜伽。这不只是因为过春节,更是因为国家富强了,家庭富裕了。国如此,家如此,我还有什么可抱怨的,一切都会越来越好。

——历史教师 杨兴娟

2003年非典时,即将大学毕业的我被困在学校,每天在消毒水的恐惧中瑟瑟度日,感觉天都是灰色的。

2020年新冠时,我仍在学校。不同于十七年前的是,我在校值班在战疫一线,每天安排、部署防疫工作,自成长的同时,也在线陪伴师生自成长。

两场战疫我都亲历,不同的自己,不同的心态,不同的觉悟,不同的使命。我想,这就是成长。

——德育处、自媒体中心主任 秦美丽

美中暖语·亲子篇

9岁的儿子将自己的压岁钱,通过我的支付宝捐献给武汉人民医院。我为我的小男子汉点赞。

——财务处干事 刘密

在家战疫之时,大人在家都几乎被憋疯,更何况孩子?

如何满足孩子住帐篷的愿望?

尽我之力,把客厅里的沙发堆到餐厅和卧室,在客厅里搭建起一顶帐篷。

——专业教师 李涛

爱人是雄安新区园林建设的监理,各个村口都设了检查站,车过不去。去巡查地块,无论走多远,只能靠步行。

大年初三,爱人临行前,儿子依依不舍:“爸爸,我不让你去!”

“孩子,爸爸必须去!”

——地理教师 翟幼苗

下班回到家,儿子听到开门声就奔过来。儿子等我回家已等了很久,开门只见儿子拿着小喷壶对我说:“爸爸,消消(消毒)。”

于是儿子拿小喷壶喷我,小喷壶里虽然是水,依然喷得自认是一枚硬汉的我,泪目。

——保卫处主任 张志国

在家战疫期间,儿子变身为牛皮糖,牢牢粘在我身上。在家办公,每天我不得不与他斗智斗勇,“虚以委蛇”,实在躲不掉了,就拿家里的旧电脑给他,让他和我一起工作。

于是,第二天,“我在工作呐”就成了儿子的口头禅。

——科研处干事 杨洋

我家大宝15天身高长了2厘米,能独立坐了,第一次用鸭嘴杯竟然非常顺利,爱听《爱我就抱抱我》。

办公时,我把门一关,不敢出来,怕孩子看见我就哭着要抱抱。

——科研处干事 白露

——爸爸,我不怕病毒,我会很勇敢的。

——儿子,爸爸不希望还没有学会勇敢的你,就已经知道了害怕。

——总务处主任 王淼

全民居家战疫期间,两岁半的儿子从电视里学到了干杯,于是在我喝酒的时候,举起娃哈哈AD钙奶,碰向我的酒杯。“爸爸干杯!”碰杯的刹那,我想起小时候我也曾举着同款娃哈哈AD钙奶跟爸爸干杯。时光荏苒,亲情永恒。“儿子,跟爸爸一起,去敬爷爷一杯!”

——自媒体中心干事 刘彤

美中暖语·家人篇

昨天有点感冒,怕父母担心,就没跟二老联系。晚上十点(父母平时都九点之前睡),老妈给我打电话问我怎么没跟他们联系,言语间流露出很重的担心。

老爸凑过来说了一句:“你去哪儿了,我都想你了……”

我瞬间泪奔。憨厚的农家老人,不善言辞,一辈子没说过这么酸的话。疫情面前,人们都是脆弱的,尤其他们这个年纪,更需要儿女的关爱。以后要把更多的爱带给他们,用更多的时间来陪伴他们。爸,妈,我爱你们!

——总务处干事 张艳杰

我的父亲老徐把自己关在屋里好久了,他全情投入到直播教学备课中。老徐说:“教了一辈子书,第一次这么直播上课,我还挺紧张!”

我说:“是挺紧张的!我也挺紧张。”

——英语教师 徐碧峰

姐姐是镇卫生院检验科医生,疫情期间被县里征调至疫情防控点。最难熬的是凌晨两点到七点的班次,姐姐因为年前感冒引发了鼻炎,一到后半夜就难受得不行,但她没打过一次退堂鼓,始终坚守。

我劝她实在难受就休息一天,她开玩笑说:“苦了我一个,幸福千万家!”那一刻,温润柔弱的姐姐让我刮目相看。

女子本柔,从医为坚。

——科研处干事 杨洋

战疫期间,封城,封村,封小区。姥爷所在的小区需要执勤人员在小区门口义务执勤,身为党员的姥爷积极响应“义务执勤、党员要冲在前”的号召,紧握义务执勤的执意,不顾一切要去。

虽然身体硬朗,但毕竟已七十多岁高龄,姥爷戴着红袖章,带着党员的责任和荣光,于疫情的笼罩下,于二月的重寒中,姥爷矍铄的身形自有一番威严,让人心生敬畏。

也让人心疼。

——自媒体中心干事 刘彤

美中暖语·爱人篇

爱人是医生,奔赴在战疫一线,与我聚少离多。独自一人在家带娃,想他,但更支持他!

——教学处干事、英语教师 牛素格

爱人大学期间就入了党,嫁到城区,但党籍在老家。全民战疫之时,她家所在的村子在大年初二被封之前,爱人收到了“村口执勤,党员要冲在前”的号召。心系娘家村庄的安危,要尽一份共产党员的责任,她要去。“我陪你去。”于是,大年初二,我陪爱人执勤——爱人也陪着我在村口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姑爷节。

——自媒体中心干事 刘彤

美中暖语·萌宠篇

结束了一天的成长,正在打包文件的我突然被Kitty挡住了看向电脑的目光。小狗Kitty怪我每天伏案工作,不带她出去,于是拦在笔记本前,凭借一狗之力把我和笔记本隔断。

我瞬间get到她的不满:你只顾自己在家战疫,不带我出去玩,还整天的不理我。

可能,她是在心疼我——主人,你工作太累啦,请休息一下吧。

病毒无情,但萌宠的温情都能把我融化,我又怎能不振奋精神呢?

——英语教师 程雪洁

我看剧的时候,剧中人闭起眼睛,平板后面却多出一双眼睛。“别看啦,快去成长!”——自媒体中心干事 姚亦然

美中暖语·型男篇

全民战疫,宅在家里,小区规定每户只能一个人出去采购生活用品,为了多买些东西以供不时之需,于是像我这样身强力壮的型男成了上街采购的主力。

进了超市我接连懵逼,给夫人致电问询,却隔着电话被骂到怀疑人生。夫人说的“小橘子”是小甘菊还是冰糖橘?

“丑橘”又是什么鬼?

蒜黄不是蒜苗?

洋葱不是大葱也不是小葱而是葱头!

……

超市里几乎全是男同胞,手拿清单笨拙买菜,哭诉:回家还得挨骂。哪些仁兄跟我有相似的经历请举爪!我为自己打Call!

——自媒体中心干事 刘彤

面对疫情我能做的,就是宅在家里战疫。因为爱人怀孕在我家住着不如娘家方便,所以我就随爱人宅在了岳父岳母家……广大男同胞你们懂得!我心疼自己5秒……

两个大侄子,一个4岁,一个6岁,每天为了哄他们玩,我是一会儿当怪兽、一会儿当大马,为了把他们留在家,作为型男的我也是拼了。

——总务处干事 王立维

美中暖语·师生篇

年前得知疫情来袭的时候,当时感觉疫情距离自己并不远,面对疫情,我应该有我自己的责任。

那晚我接到了教育局的通知:关于我校37名毕业生考入湖北的河北籍学生返回河北的排查。

那晚我戴着N95赶到学校查阅学生联系方式的经历让我体会到,疫情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人人都在战疫。

——教务处干事 菅冲

战疫期间文体店歇业了,学生买不到纸、笔、颜料,我虽为他们着急但无能为力。

当得知班里的孩子用的白色颜料是面粉的时候,我欣慰之余,也有点心疼。加油,孩子们!

——英语教师 陈丽芬

美中暖语·硬核迎难篇

停课不停教,由于疫情原因,村里封村,小区封区,城里封城,画材店停业,网店下单物流、快递发货延时……专业教师们的范画材料、颜料、工具不能及时补充,但是他们没有因为这些原因停止范画、教学。请看一群硬核的人,打这场硬核的战疫。

没有水粉纸和画架,我就用硬纸板和行李箱。——专业教师 李小飞

成年人的烦恼是从借钱、借物开始的。脸皮一向很薄的我,豁了出去,鼓起勇气去跟不太相熟的邻居借电脑。我借到了!——专业教师 王谦

家住涞源的我大年夜驱车150公里,只为去学校取画材。为什么是大年夜?因为再晚一天,就封城了,车出不去了。大年夜又怎样,只要为了学生,就值!——专业教师 张李永

家住沧州的我正月初六驱车260公里赶到学校附近的出租房,自己一人在出租房上网课至今。——专业教师 汤奇

我家住在无极,县城买不到画材,我便顶着疫情去石家庄市里购买。石家庄是河北省疫情最严重的城市,我不是不怕,只是对学生实在放心不下。——专业教师 宋学东

我家住得偏远,从家开车到县城都得20公里。实在买不到画材,我用圆珠笔、碳素笔、挂历、硬纸板……能想到的我都用了。孩子们,对不住啊,老师已经尽力了。——专业教师 孙旭阳

武汉本来就是一座很英雄的城市,

中国本来就是一个很英雄的国家。

——钟南山

史梦华 本文来源:网易保定 责任编辑:史梦华_BD00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