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河北 > 正文

回忆里的浓浓年味儿 心头萦绕不去的乡愁记忆

2020-01-15 10:29:17 来源: 网易保定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来,老人是维系一个家族的纽带。

以前,每到过年我都会在身体上受折磨。回老家,睡在伸不开腿的炕上,身子热得要死,脑袋冻得要死,尤其半夜上厕所最要命,吃不好睡不香,天天求我爸闹着回家。去年的此时,借在南京苏州逍遥来逃避失去至亲的心痛。如今,再也不需要回老家过年了,年味儿却也随之而去了。

在过去的二十几年里,年几乎都是在爷爷奶奶家过的。腊月二十九或三十带着一车年货来到老家,叔叔姑姑弟弟妹妹大老远的就在胡同口迎接我们的到来。缠着爷爷在院子里两棵大树中间绑秋千,几个孩子抢着荡。放鞭炮,点火堆,雪地上打滚掉河里湿了衣裳;串亲戚,看新娘,捉迷藏藏在大水缸。乡村土地的一切未知对我来说都是新鲜的。我喜欢在洒满雪花的田野上奔跑,迎面而来的都是泥土的芬芳,清新,舒畅。三十晚上把新衣服压在枕头下面,生怕被被人抢走。初一一大早被弟弟妹妹叫起来挨家挨户去拜年,讨红包。到最后,爷爷奶奶总会偷偷塞给我一个最大的红包,因为我是他们的骄傲。这年也就在吵吵闹闹中度过了,总体来说也算是热闹开心。

小时候(幼儿园之前),我的一半童年是在乡下大舅家度过的,那是一个快乐得成为我一生拿来炫耀的童年。有大舅罩着我,我稍有不开心,就会给我买好吃的,哥哥姐姐们也都依着我宠着我。三姐带我去旱冰场,我拽在一队人后面飞了两圈就学会了,一次都没摔过;大晚上的挖知了洞,拿手电筒一照,居然是一窝小蛇,吓个半死;每天跟在三姐屁股后面喂猪,重复着“我喂猪”“猪喂我”的玩笑。四哥时而骑摩托带我兜风,去马路上吃烤串。五哥带我去麦地里跟一群人放风筝,比谁的高;过年放烟花大家都围着烟花欢呼雀跃。新占哥带我捉麻雀,我非要抱抱它,结果它从我手中挣脱出去飞跑了;每次铁勺子煎鸡蛋非要逗我馋我,让我做出“吃鸡蛋还是吃蘸油油”的艰难选择。宏占哥带我捉数不清的蚂蚱。卖筐卖小猪卖草莓,除草拉犁偷花生,麦子换包子和西瓜,我什么都干过,超级有趣。

我记得,那时的路边有五颜六色品种各异的小野花,紫的红的粉的白的黄的蓝的,每样选一株凑在一起,好美的,只是,现在再也找不到那么多颜色的花了。我记得,那时的夏夜躺在房顶睡觉看星星,有那么多那么多小星星挂在高高的天空一闪一闪的,月光云朵交错于湛清的星空,面颊拂过清凉的微风,嘴角挂着甜甜的微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只是,现在再也看不到一颗星星。我记得,那时的夜晚静得只能听到虫语的歌唱,啾啾嘘嘘,只是,现在的夜色充斥着汽车呼啸的杂音。我记得,那时的小燕子飞去又飞来,年复一年,房檐上住的都是同一家,它们也都认识我,每天对我呢喃说话,只是,现在的我都快认不得小燕子那剪刀似的尾巴了。

我,长大了,却离这片土地越来越远了。他们,那些可亲的人儿,老了,却离这片土地越来越近了。过年,是回家的理由。因为家中,还有那些可亲的人儿等我回家。如今,他们都不在了,我,只怕是没什么机会踏上这片土地了。突然很想念。

祝愿姥姥,姥爷,爷爷,奶奶,大舅,在天堂安好。(石彤)

史梦华 本文来源:网易保定 责任编辑:史梦华_BD00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