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河北 > 正文

文学馆读书荟|文学殿堂开讲“鲁迅与张承志”

2019-05-27 09:02:59 来源: 网易河北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独行无向导,一路问黄花。2019年5月25日上午,河北文学馆特邀著名文学批评家、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程光炜先生开讲“鲁迅与张承志”。省作协党组书记王凤以及百余名作家、高校师生和文学爱好者慕名前来聆听讲座。

程光炜教授以张承志的“阅读书目”研究为出发点,结合张承志的身世与背景,从文学心理学、精神症候学、知识考古学、接受美学等多个的维度,还原历史语境,立足作家创作心境,极具说服力地阐明了张承志承接鲁迅的必然性与必要性。

程光炜在讲座中指出,作家的读书里面总有一个他自己的“阅读书目”,这种阅读形成了他与许多经典作家和典籍的历史性相遇。这种相遇有的时候是擦肩 而过的,有的时候则激活作家内心世界中某些相对应的部分,其中一些后来被培育发展成他重要的心灵生活、修养和文章风格。了解一个作家的秉性、气质、文风和著述的特点,观察他的读书情形是一个重要路径。

“读了《野草》,张承志文章中高频率地出现了‘无援的思想’‘荒芜英雄路’‘清洁的精神’‘高贵的精神’等字眼。这些字眼不是鲁迅而是张承志自己的创造。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语境中,读者不难想象他是在描述自己的艰难处境,他一定在万舟竞发的时代浪潮中觉出了孤独,这使他心理上靠近了五四落潮后那个孤立前行的鲁迅。他对社会转型的感受,对文学市场化趋势的厌恶,以及性格气质的过分敏感,都在加剧这种主观色彩极强的无援的状态。张承志的文风里渗进了鲁迅之气。”

程光炜强调,1991年的张承志遭逢了1935年的鲁迅是一种历史的必然。他们都是那种要把一种东西“写绝”的作家。也因为如此,他们的文学世界中有一个“春秋战国”这样一个共同的“大时代”,这个大时代所诉诸的慷慨悲歌,壮怀激烈,思想者的孤独,文化烈士的情怀,都在他们写绝了的《故事新编》和《北方的河》《心灵史》中留下极深极深的烙印。在阅读中,张承志显然是把《故事新编》中的《铸剑》当做鲁迅的“遗书或绝笔”来看的。在本书中,张承志看到了鲁迅“思想激烈的深处”。为此他评论道,“司马迁此篇的知音只有鲁迅”。这篇题为《击筑的眉间尺》的文章后来收于张承志《鞍与笔》一书中。从他1968年插队内蒙古草原在鞍上纵马奔驰,到1978年投身文学生涯,“鞍与笔”无意间勾勒了他所仰慕的春秋战国侠客士人们的真实形象,由此,张承志也是《野草》和《故事新编》当代作家中的知音。

整场讲座,程光炜教授秉持历史现场化、文本对象化的学术立场和研究思路,从张承志的阅读书目导入到鲁迅那里去,又从鲁迅那里追溯到司马迁的《史记》,深入浅出,娓娓道来,逻辑缜密,张弛有度,为我们爬梳出一条脉络清晰、逻辑严密的作家个人心灵史,一条名副其实的精神路线图和一位杰出作家的“前世今生”。(文/赵振杰)

杜佳 本文来源:网易河北 责任编辑:杜佳_HB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12堂课让你的声音更具辨识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