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河北 > 正文

花骨朵儿

2019-03-22 15:01:05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小楠才四岁,像一个花骨朵儿,爱笑,一笑就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面对着小楠,人仿佛面对着一朵含露的花苞,心里浮荡着一片馨香。

大家都爱逗着小楠玩儿。

有护士给小楠扎了一个蝴蝶结,红的,映得小楠的脸蛋红彤彤的,更如花骨朵儿一样。小楠兴冲冲地跑来,侧着脑袋问我:“阿姨,好看吗?”我点着头,说好看啊。小楠就高兴地嘎嘎笑了,带着一串银铃一样的笑声,一直跑向病房的那边去了。

听了她的笑声,我们心里都一片晴朗,一片快活。

小楠拿了香蕉,会给我们吃。拿了苹果,也会给我们吃。一次,她拿了两个桔子,我看见了,笑着说:“小楠,给阿姨吃一个好吗?”

她侧过头,眨巴着眼睛想了一会儿说:“有一个是给姐姐的。姐姐爱吃桔子,大的是她的,小的是我的。”她突然一笑,将手里那个小一点儿的桔子给我,伸到半途又缩回手,换上那个大的递过来说,“阿姨比姐姐大,应该吃大的。”我摸摸她的小脑袋赞道:“小楠真乖,阿姨逗小楠玩儿呢。”

小楠听了,又露出小虎牙笑了。

小楠如一朵含苞的太阳花,带着一片喜气。

可是,有一次,小楠来的时候却没有笑,而是低垂着脑袋,手里抱着一个布娃娃。我问她怎么啦,小姑娘不说话,睫毛上还挂着泪珠。我说有人欺负小楠了吗,小楠仍摇摇头,表示没有。接着,她仰起脸问我:“阿姨,你愿意给嘟嘟扎蝴蝶结吗?”嘟嘟,就是她怀里布娃娃的名字。我望着她,不解地点点头。她又眨巴着眼睛问:“你不会讨厌嘟嘟吧?”我再次点着头,表示不会。

小楠咬着唇,如一个小大人一样,很庄重地将布娃娃举起来放进我的怀里,转身低着头跑了。我由于忙,将嘟嘟放在凳子上,去打针去了。

那天,一直不见小楠出现,也一直听不到小楠的笑声。

第二天,就是小楠姐姐小蕊接受造血干细胞的日子,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捐献者就是小楠。可是,小楠却不见了影子。我们急了,四处寻找,就是找不见。我们一个个如无头苍蝇一样没了主意,小楠妈妈更是哭了道:“小蕊咋办啊,啊,咋办啊?”她正抱着小蕊哭着,柜子门慢慢打开了,小楠战战抖抖地从柜子里爬出来,眼睫毛上挂着泪珠,如花蕊一般湿叽

我忙一把拉住她,问她为啥躲在柜子里啊,她眼中带着一种惊恐,轻声问道:“阿姨,我会死吧?”

“为什么?”我一愣。

“昨天,我听妈妈说要抽我的血,血没有了,听说人就会死的。”

我恍然大悟,望着花骨朵儿般的小楠问:“你因为这才躲起来的啊?”

她点点头,不说话。

“那……你为啥要出来啊?”我不解地问。

她抽噎了一下道:“我喜欢姐姐,我不想她死。”

我心里一抖,想起小楠昨天将嘟嘟很庄重地送给我的情景,她一定是听到妈妈的话后,担心自己会死才这样做的。这个小小的孩子啊,我们一直没有将捐献造血干细胞的事告诉她,我们认为她太小,啥也不懂,我们忽视了一个花骨朵儿般的孩子的心,是那样的敏感,那样的柔软。

我轻轻地将她拥在怀里,告诉她,只抽很少的血量,她是不会死的,只是感觉有点不舒服,很快就会好的。她听了,仍有些不信,可还是伸出了胖乎乎的胳膊,看着我拿起针头,忙紧紧地闭上眼睛,两滴泪珠挂在眼角一晃一晃的。

一切进行得很顺利,也很成功。

我轻轻拍拍她的脸蛋说:“好了,小美女,睁开眼睛吧。”

她唰地睁开眼睛,洁净的眼光里满是欢乐说:“阿姨,姐姐好了吗?”

我点着头说:“好了。”

“姐姐不会死吗?”她担心地问。

我说当然不会,姐姐和小楠都会很健康的,姐姐会陪着小楠去上学,去放风筝,唱歌。小楠很高兴,又一次撒下一串串笑声,清亮亮的。突然,她不笑了,轻声地对我说:“阿姨,嘟嘟舍不得我,我也舍不得嘟嘟。”我楞了一下明白过来,再次拍拍小姑娘的脸道:“好的,我知道嘟嘟舍不得小楠,小楠更舍不得嘟嘟。”我去拿了嘟嘟递给她,学着她的样子很庄重地说:“你要给嘟嘟扎蝴蝶结,不要讨厌嘟嘟。”她知道我学她,又咯咯笑了,抱着嘟嘟一蹦一跳地走了。

第二天,有一个白血病患者进院治疗,我正在准备着器械针管时,小楠悄悄地挤进来,怀里抱着嘟嘟,仰着小脸告诉我:“阿姨,我可以抽血的,我一点儿也不怕痛。”

我低下头望着那张花骨朵儿般的小脸,仿佛面对着一个灿烂的春天。

(作者:余显斌)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社交达人构建高层次社交圈必用方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