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河北 > 正文

捐款

2019-03-22 14:46:13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班会课上班主任说我们学校四年级的一位同学得了白血病,急需治疗。校领导研究决定号召全校师生对这位患病同学的家庭进行一次捐款活动。

我哪里知道什么是白血病,可我就想帮帮他。后来,在同学们的议论声中,我得知这种病应该不太好治,而且还要面临高额的治疗费用。于是,根本没有零花钱的我决定,晚上放学回去向父母索要。

第二天,我到了学校,早上班主任提到这件事的时候,我立刻开始慌了,昨天竟然把捐款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尽管是不记名捐款,因为担心算错了钱,班长还是把每个人的名字和具体的捐款金额记录了下来。最后老师点名核对的时候,少了一个人,那个人便是我了。班主任向我看了一眼,我面红耳赤,很想向老师解释,我犹豫再三,蠢蠢欲动,当我决定举手报告的时候,他已经拿着同学们捐的钱离开了教室。同桌凑过来问我怎么没捐钱,我欲言又止,没有理会他。就这样,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熬过了一天的课程。我开始自责,我觉得自己对不起那位四年级的同学。傍晚放学回家,见到家人的第一件事就是说捐款的事情,我妈给了我五元,心情才得以平静。

第三天,一早到了学校,跑到老师的办公室。握着那已经被手心里的汗浸湿了的五元钱,

“老师,这是——捐款的钱。”

“昨天怎么不带来呢?”

“昨天忘记跟家里人说了。”

“拿回去吧,因为张晓的家人已经联系好了市里的医院,急需住院治疗,所以昨天学校领导已经把筹集的钱都送给他们了。”

我开始愧疚起来,眼泪直往上涌,老师微微笑了一下又说:“没事儿,这种事情本来就是自愿的,忘了就忘了吧,老师理解你的心情,回去好好上课吧,把这钱装好了回去还给父母。”我快步走出办公室,开始抹眼泪。

从那以后就没有人再提过这件事了,更没有人再提起过我们学校有一位患有白血病的张晓同学。

那年是2003年,我三年级。时至今日,在那次参与全校募捐活动的所有人中,大概也只有我还记得我们小学有一位叫张晓的校友。因为他患病需要钱的时候,只有我没有捐款。

两年前,我因为不太喜欢大城市每天挤公交挤地铁、除了工作就是睡觉赶车紧张匆忙的生活而回到家乡,在这个土生土长的小县城谋生。

一次我不小心手机摔地上了,手机还能用,屏幕碎了。下了班之后已经快晚上七点钟,便赶紧去街上找了一家手机维修店换屏幕。这家店铺不算大,老板人挺热情,见我拿着手机进门立马起身问我手机出现了什么问题。我告诉他情况后他便转过身去,坐在柜台里面的工作台边开始拿起工具准备拆机。修手机之余,我突然看到柜台上的名片盒里名片上清清楚楚的印着“张晓”的名字,我一愣,又抬头看了看坐在柜台里面背对着我换手机屏幕的他,个子不高,短发,衣着简朴。不会真的是他吧,“张晓”那么大众化的名字,重名的可太多了。可我还是想问一问。

“老板,我想问一下,您小学是不是在我们县的职工子弟小学?”

他好像停顿了一下,没说话。

“也就是现在的这边的第三实验小学,后来不是改名字了吗。”

他停了停手中的工具,“是,你也是啊?”

“那你是哪一届的?”

“哪一届的我不清楚了,我只在那上到四年级,后来就走了。”

“你走的那一年是不是03年?”

他这次没说话,把手里的工具放下了,转身看了看我,表情凝重。我就知道,他是张晓了。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修手机之余,跟他聊了一会,后来一起在旁边的小菜馆吃了顿饭。他很老实,也一直很温和。那天我把捐款的事情告诉了他,他听了一直在小声地对我表示感谢。接着,他又跟我说了很多关于他之后治疗的事情,不难看的出来他很真诚,也很满足。结束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我们加了微信,相互道别。他是个话语不多的人,可今天跟我讲了很多,一直都很冷静。

他患的是急性白血病,那年全校师生共捐款七万多元,当晚校领导就送至他家,第二天他家人就带着他去市里面的医院检查治疗。后来又转到了省城医院接受化疗,因为治疗效果不太乐观,医生建议赶紧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不久,终于在上海找到了配型,于是又转去上海做了手术……在此期间他们家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同时也获得了更多社会好心人的捐赠。后来康复回家,听说修手机这行现在还不错,就跟家里的一个亲戚学了修手机,于是便有了这家店。

如今的我很多时候还在宣泄生活的不满,还在埋怨社会的不公,但比起他所经历的一切,我觉得我的人生简直就是天堂。

那天我们聊得很痛快,回去的路上,我的眼眶又湿润了。不仅仅是因为遇见了他的人,听了他的故事,多年对他愧疚不安的心情得以倾诉,而是在这个被手机和互联网所狂轰滥炸的时代,能有这样的一个人那么用心的跟我促膝长谈,我已经好多年没遇到过了。

自那以后,我们便成了朋友。平时大家也都很忙,偶尔空闲之日,也会去找他聊聊。他也找我吃过几次饭,都是普通的小餐馆,随便点的三两盘菜,但聊得却始终那么认真。

有次他跟我说不想做修手机这行了,现在只在我们一个小小的县城里,维修手机的店铺已经多达七十多家,而且现在的手机更新换代太快,导致很多人面临损坏的手机时直接选择更换,而不是维修。我没有接触过这行,不太了解,也没办法给他一些实质性的建议。我只跟他说,一路走来,挺不容易,别轻易就放弃,如果选择放弃,也要三思而后行,总之,不管你做什么,需要帮忙的话说一声。后来他又在修手机的业务基础上又增加了售卖打印耗材的业务,因为待人诚恳,听说生意做的还不错。我最近一次见他是去年年底的事了。

前些天,我是在微博上看到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捐献造血干细胞拯救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女孩的新闻时,我才想起,我身边也有一位曾经被好心人捐献过造血干细胞的朋友。真想对那些捐献者们还有社会上那么多的好心人道一声感谢。我们之所以善良,从来不是为了回报,只是因为在做对的事。

我打开抽屉,拿出了年前见面时张晓送来的婚礼请柬,19年正月初九举办婚礼。那次捐款我没有把握住机会见证到你辉煌的人生,这次结婚我不会再错过了。

(作者:李思成)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当代年轻人的崩溃多半都和钱有关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