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河北 > 正文

“帮”来的麻烦 法庭倾情调解 化解八年矛盾

2018-09-11 09:00:01 来源: 沧州晚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30年前,任丘的李某将承包地委托给同村的褚某管理。褚某去世后,他的女儿继续耕种这些地。后来,李某提出要收回这些地,却遭到褚某女儿的拒绝。双方为此展开一场“拉锯战”——

1

近日,任丘法院长丰法庭的人民陪审员凭着坚持不懈的韧劲,成功调解了一起历时8年的农村土地纠纷。

“帮”来的麻烦

1984年,任丘某村分地,村民李某一家分得十四块地。同年,褚某家从东北迁回该村。因为户口没有迁到村里,所以褚某家没有分得承包地。

当时,李某出于同情,想帮助褚某,便把自家分到的三块地借给褚某耕种,也没有让褚某缴纳这三块地的公粮。

1988年,李某正式把包括以上三块地在内的十三块地委托给褚某管理,并与褚某签订了委托协议书。后来,李某全家搬到任丘市居住。2002年,褚某去了任丘市找李某,要求续签协议,双方又签订了第二份委托协议书。

2010年,李某无意中听说,他的承包地被卖了,便想找褚某询问。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褚某已经去世了。当年他委托给褚某耕种的承包地,现在由褚某的女儿褚某某耕种。

自2010年开始的三年里,李某多次找村委会和褚某某,要求收回自己的承包地,但一直没有结果。

2013年,李某向任丘市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2014年12月,任丘市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认定褚某某应归还李某承包地17.5亩。但褚某某坚称仲裁无效,不愿归还土地。至此,双方矛盾彻底激化。

双方各执一词

2016年6月18日,李某来到任丘法院长丰法庭,请求法庭帮助他从褚某某手中要回自己的承包地。2016年6月20日,人民陪审员田稳强和王长根找到褚某某了解情况,进行协调。

然而,调解工作遇到了难题。褚某某并不认可李某的说法,坚持认为自家耕种的土地依法取得了承包经营权。褚某某指出,自己并没有见过所谓的委托协议,而且在第二轮土地承包后,交公粮的凭据等上面写的都是其父褚某的名字。

调查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李某有理有据,褚某某言之凿凿,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田稳强、王长根开始商量怎么处理此案。通过一系列的分析论证,他们认为,此案件的难点有二:一是涉纠纷当事人褚某已经去世,其女褚某某不清楚李某与褚某签订委托协议书一事;二是事情发生的时间离现在很远,搜集证据材料也比较困难。

经过商议,两名陪审员觉得,李某为证实自己的主张提交了诸多证据,这些证据是可信的。但同时,也应该考虑到褚某某耕种这些土地多年,既管理着土地,又交纳过公粮,因此应本着利益兼顾、精准调解的方针来调解此案。

2016年6月25日,田稳强、王长根将李某、褚某某一起叫到长丰法庭,进行调解。二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既讲法律,又兼顾情理和乡土人情,劝双方各退让一步。

当日的调解工作进行了五个小时,李某和褚某某态度都很坚决,丝毫不让步。之后,田稳强、王长根又组织了几次调解,并动员了双方的亲戚朋友从中帮忙劝解,但双方始终固执己见,调解工作陷入僵局。

法官化解纠纷

2016年7月14日,案件因管辖权限被转到任丘市议论堡法庭。因为这起纠纷存在取证难等问题,所以议论堡法庭组织了诉前调解,希望通过调解达到案结、事了、人和的目的。然而,诉前调解没有取得预期效果。

今年6月下旬,议论堡法庭庭长王艳来到长丰法庭,请长丰法庭试着再调解一下此案。王长根、田稳强再度对案件进行梳理、调查取证,寻找新的调解思路。此次,他们找到了褚某某的大哥褚某玉。他们通过做褚某玉的思想工作打开了突破口。同时,他们向长丰镇党委通报此案,争取支持。

之后,在长丰镇党委的帮助下,王长根、田稳强走进村子,采取“查、听、走、测”的方式,查阅了大量相关资料,冒着高温天气实地测量土地,走访村民20余人。他们带着责任和感情多次到双方当事人家中入户调解,倾听他们的真实想法,与他们交朋友,用真心、热情和严谨的工作作风打动了双方当事人,当事人的情绪也由激动转化为宽容和理解。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数月后,李某与褚某某最终达成调解协议,十三块土地一家一半。今年7月29日,双方在长丰法庭签署协议书。

至此,这起长达八年的案件终于尘埃落定,得以圆满解决。

以案说法

被委托方死亡 委托合同终止

据任丘法院办案法官介绍,委托协议书是指协议中的一方嘱托另一方代为处理自己的某种业务或权利的协议书。可以说,委托协议书是一种带有托付性质的特殊协议书。如果一方死亡、丧失行为能力或者破产,其继承人与合同的另一方当事人能否取得相互的信任就是未知数。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纠纷出现,法律规定在这些情况下,委托协议可以终止。

本案中,李某与褚某签订了委托协议。后来褚某去世了,在这种情况下,李某和褚某的继承人褚某某并未达成一致的意见,那么李某和褚某签订的委托协议就可以终止。据此,任丘市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才会裁定褚某某归还承包地。

因为李某签订这份委托协议的初衷是为了帮助乡邻,30年间这些地又的确是褚某家人在耕种、管理,相关证件又都是登记的褚某的名字,所以法院办案法官才会对纠纷进行调解。最终,双方达成了一人一半土地的协议。

张冉 本文来源:沧州晚报 责任编辑:张冉_CZ5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真正的好学生都是玩出来的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