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河北 > 正文

不被外界眼光左右 产科里的男医生

2018-08-09 10:14:12 来源: 沧州晚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21时16分,41岁的中心医院产二科副主任邢宝恒接到一通电话。一位怀有双胞胎、重度子痫前期的孕妇出现心衰症状,正赶来医院。

产妇缺氧、心率加快,情况十分危急!

邢宝恒连忙做好准备,急救车一到,诊断、治疗随即展开。手术凌晨1时开始,3时多才结束,比正常手术时间翻了整整一倍。新生儿的哭声从手术室传出,邢宝恒却不能因此松一口气。产妇危险期还没过,回到病房还要进一步监测、治疗,直到各项生命体征基本稳定。

邢宝恒回到值班室时,天已经亮了。

忙,就对了!

以访问学者身份到奥地利交流学习回来已半个多月,但邢宝恒至今没正经休息过。

“忙,就对了!”对于自己的工作,他有足够的认识。

与医院其他医疗科室不同,在产科,择期手术只占一少部分,更多的是难以预期的急症手术。加之科室名声在外,危重症产妇相对较多,这对邢宝恒和同事而言,既是肯定,又是挑战。

正常情况下,邢宝恒每周有两天休息时间,但通常是理论上的。就连每天正常班,也只有上班时间固定不变。他曾创下连续工作30多个小时和一晚连做6台手术的个人最高纪录:“加班一两个小时是常事,遇到手术就更没准儿了,毕竟分娩不是说等就能等的。”

中心医院有4个产科,在所有产科医生中,男医生只占20%左右。与女产科医生相比,如此高强度的工作下,体力和精力成了邢宝恒这些男产科医生最直接的优势。

18年前刚参加工作时,邢宝恒还只是一名临床医学的本科毕业生,老主任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便是:“在产科,男医生更要干出成绩才行!”老主任的话始终激励着邢宝恒。2008年,获得妇产科硕士学位;2011年,到中国分娩量最大的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进修半年胎儿医学;2017年,获得妇产科博士学位;前不久到奥地利交流学习……如今,他已是沧州最年轻的产科主任医师,也是沧州为数不多拥有博士头衔的产科医生。

在很多人眼里,产科医生的工作和接生婆并无区别,何必把自己搞得这么累?

邢宝恒不认同此说法。时至今日,即便在全世界范围内,产科医疗事故的发生率仍高居前三,分娩如同鬼门关走一遭的说法并非危言耸听。“刚上班那会儿,羊水栓塞致孕妇死亡率几乎100%,即便现在也达50%以上,孕妇从病发到死亡,快时甚至不到1分钟。”在邢宝恒眼里,产科并非只有生命诞生的喜悦,有太多风险潜伏其中。

贾宝玉还是林黛玉?

当初学医,邢宝恒最中意的是耳鼻喉科和眼科,而他现在却成了班里男生中唯一的产科医生。

邢宝恒来到中心医院时,产科刚刚成立半年,男医生更是少之又少。彼时,邢宝恒24岁,尚未结婚,连女朋友都没有,“一进楼道就脸红”。

自己都不好意思,更何况病人?

通常,邢宝恒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准备检查,却又被病人一句“能不能换个医生”打了回去。

那段时间,他甚至不好意思向别人介绍自己职业,只说在医院工作,对产科医生的身份三缄其口。就连别人给介绍女朋友,也要专门问一句,是否介意自己的职业。

但最终,邢宝恒还是慢慢适应了:“倒不是如外界所说看多了会麻木,而是身为医生,必须适应工作环境。当能够全身心地以医者身份对待每一个器官时,便只会考虑产妇和宝宝的安全,无暇顾及其他。”

有人形容来到产科的男医生如同贾宝玉进了大观园,邢宝恒倒觉得更像是林黛玉进贾府,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任何小的疏忽,都极有可能因为性别原因被放大。“产妇、家属选择我,就是相信我,不能对不起这份来之不易的信任!”

不过男产科医生也并非毫无优势,在邢宝恒眼里,体力好算一个,在医院里,产科和儿科的夜班最熬人,难以预期的手术、治疗太多,绝大多数医生都有过因过度劳累,手术后,直接睡在手术室的经历;对孕妇孕期的痛苦与不适,不能感同身受的男医生也会更加体贴。

“其实产妇最在意的是你能不能帮到她,沟通好了,很多事情就容易多了。”邢宝恒说。

保大还是保小?

从业18载,“保大保小”的问题,邢宝恒见多了。但与影视情节不同,现实中提出这问题的全是孕妇及家属。有时甚至产妇并无危险,也会有家属因过于紧张而抓住他的手不放,留下保大或是保小的要求。“这不过是编剧增加戏剧冲突的惯用桥段,现实中不会有这种选择题,保证孕产妇安全是我们的首要目标。”

还有拜托开转胎药的,或是请他根据孕妇肚脐形状辨别胎儿性别,“且不说是否允许,就算允许,我也没这本事啊!”邢宝恒笑道。

产科里并非只有这些可以笑谈的故事。“来医院引产的孕妇不在少数,甚至还有十四五岁的孩子。”这样的案例邢宝恒遇到过三四起,“除了心疼,更多的是惋惜。”

在他看来,产科不光与医学息息相关,往往还与家庭关系和社会风化紧密联系在一起,“就像个万花筒,人性最本质、最隐私的部分都在这里暴露出来。”但总体而言,这里依旧是整座医院中为数不多的喜悦多于苦楚的地方。

产二科的走廊里,挂满了患者送来的锦旗,相当一部分是送给邢宝恒的。他针对复发性流产患者进行研究总结,尤其为宫颈机能不全患者进行择期或紧急宫颈环扎术,圆了很多患者做妈妈的梦想。越来越多的孕妇及家属不再对男产科医生另眼相待,直接要求邢宝恒问诊的也不在少数。

小时候,邢宝恒问母亲,他从哪里来。母亲用一句“生出来的”打发了他,那时他从未想过以后会成为一名产科医生。如今自家的双胞胎女儿问同样问题,他会简单解释生产的过程:“孩子到了一定年龄,有些知识不必遮遮掩掩。”

当真正融入产科,便不再被传统观念和外界眼光左右。其实,邢宝恒觉得自己挺幸运的:“老婆生产时,我就守在手术台旁,有机会亲眼看到自己孩子降生。”

张冉 本文来源:沧州晚报 责任编辑:张冉_CZ5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真正的好学生都是玩出来的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