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河北 > 正文

纪念石家庄解放70周年|激战六昼夜 石门洞开

2017-11-12 10:57:43 来源: 燕赵都市报
0
分享到:
T + -

1947年11月6日零时,解放石家庄战役打响。经过六天六夜的鏖战,至12日中午,全歼国民党守军2.4万余人,至此,这座被国民党吹嘘为“固若金汤”的城市豁然洞开,此战也开创了人民解放军夺取大城市的先声。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11月12日中午,石家庄解放。时任晋察冀军区野战军第四纵队政治部任秘书的庞焕洲回忆:进石家庄的时候,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丢下的枪械,到处弥漫着硝烟,周围响起一片胜利的欢呼声,一面面鲜艳的红旗在市区的各个角落迎风飘扬。

几百斤炸药运到云盘山下爆破

纪念石家庄解放70周年|激战六昼夜 石门洞开

炮兵向国民党据点轰击。

当年20岁的邢燕作为解放军进攻石门的向导参加了战斗,在他的记忆中,当年的石家庄城防坚固,6000个碉堡遍布全市,沿外市沟、内市沟、环城铁路,由鹿砦、雷区、电网、碉堡组成了三道防线。国民党军石家庄警备司令部分设在正太饭店和坚固的大石桥下。

“不过,当时国民党驻防石家庄的只有2万余人,是我军人数的三分之一。”石家庄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刘一江说,根据作战计划,晋察冀野战军先行扫清外市沟之外的国民党军据点,孤立市区敌人。

11月6日拂晓前,除市西北的大郭村机场和东北的云盘山外,敌人据点全部被攻克,驻石国民党军与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大郭村机场变成了敌人的增援命脉。“负责攻击任务的是冀晋兵团独立一旅,经过一天激战,他们就攻占了机场外围据点大小安舍。”刘一江说,独立一旅在攻打飞机场前,一直在山区作战,战士们面对生平头一遭见到的机场,都十分好奇。“不如想象中的飞机场好。”一个战士后来回忆道。

相比攻占飞机场,7日下午云盘山的战斗要艰苦许多。云盘山实际是一个三层楼高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坚固工事,工事外围有两道壕沟,壕沟间设电网,沟内盘根错节且与市内相连。敌人一个加强连在此固守,配以轻重机枪、六〇炮等武器,成为市区外围的重要支撑点,并与外市沟遥相呼应,被称为“铁打的云盘山”。

“晋察冀野战军第四纵队十旅担负起了攻打云盘山的重任。”刘一江说,但遭到炮弹近距离轰击的云盘山掩体,竟完好无损,我军决定挖战壕接近敌人。“进攻中,我军创造了用迫击炮抛射炸药包的战法,发挥了巨大作用,抛出的炸药包在空中飞行速度不快,落地后却杀伤极大,给敌人造成很大震慑。”刘一江说,在火力掩护下,战士们将爆破筒从射击孔塞进云盘山内部,将里面的敌人消灭得干干净净,仅用了10分钟,就结束了战斗。

千军万马在地下“突袭”

攻下云盘山后,利用这一制高点,解放军用火炮摧毁了市内的发电厂,断绝了全市电源,敌人设置在各阵地前的电网一下子全部失效,摆在解放军面前的,是蜿蜒盘绕犹如巨蟒的外市沟……

“外市沟周边几乎全部都是村落和农田,休门、槐底、振头、吴家庄、义堂、花园村、范村、元村等附近都有哨卡。”78岁的程金玉老人是土生土长的槐底村人,70年前的程金玉仅仅8岁,可是在他的记忆中却始终有这样一幅画面:30多公里长、深而宽的外市沟,犹如一条巨蟒,而沟外地形开阔,一马平川。

邢燕说,1947年11月8日,我军正式向外市沟第一道防线发动了进攻。但实际上,外市沟的战斗是从11月6日夜里就开始准备的。为了在低处平原的石家庄突破国民党的外市沟,11月6日夜里,我军开始了土工作业,改造地形。各进攻部队都以第一梯队构筑进攻阵地,以第二梯队挖掘进攻阵地的交通壕,民兵、民工则挖后方交通壕。

“听说要打石家庄了,附近解放区的老百姓们纷纷自动赶来,帮助解放军战士们构筑工事。”据邢燕回忆,6日晚上,天空还下起了雨,但前线阵地上,战士、民工没有一个下去躲雨的,一直挖到了深夜12点。

到8日清晨,每支部队都构筑了二至三条长5公里左右的交通壕,纵横相连,一直延伸到外市沟敌人工事前沿百米内。当时参与挖交通壕的槐底村村民蒋二黑回忆,当时的战壕3米一段,一段一人,由解放军给村民讲解注意事项和动作要领。

土工作业解决了平原地形隐藏机动兵力的难题,将我军进攻的发起点推进到敌人阵地百米之内,11月8日晚,解放军已全线突破国民党军的外市沟防线,向内市沟逼近。

将爆炸艺术发挥到极致

突破了外市沟,虽然说是进入了石家庄,其实,与城区还有一定距离,而内市沟却紧紧包围着城区。因此,在很多参加解放石家庄的老人记忆中,内市沟虽然比外市沟要小、深度和宽度也都比外市沟稍差一些,但防卫却是最严密的,以刘英的名字编号的“英”字碉堡遍布其中。刘英也深知内市沟防线的重要性,将主力都部署在这里,静静等待着解放军的到来。

11月10日下午4时,解放军部队向内市沟发起进攻,“上级调集了十几门大炮,集中向我部将要强攻的敌‘英’字23—24号碉堡地段猛轰。紧接着,工兵营摇动电话线,点燃了距内市沟只有8米远的炸药室。”当年“尖刀连”指挥员——晋察冀野战军三纵队八旅二十三团二营四连连长张鸿回忆,“尖刀连”的任务就是要突破最为艰难的内市沟,在开战前,张鸿把四连分成了突击排、爆破排和二梯队,挖了将近400米的战壕,在敌内市沟旁的碉堡附近挖好了炸药室,在旅工兵连的协助下,安放了成吨的炸药,最终炸开了一个通往内市沟的缺口。

“石家庄战役中,解放军真的将爆炸艺术发挥到了极致。据战后统计,我军消耗山炮以上口径的各种炮弹不足两千发,而炸药却使用了数万斤。”刘一江介绍说。

巷战中穿墙破壁打击敌人

纪念石家庄解放70周年|激战六昼夜 石门洞开

我军攻克敌人核心工事正太饭店。

经过一个小时的反复较量,尖刀连以伤亡54人的代价,杀开一条血路,掩护主力部队顺利从突破口冲进内市沟。与此同时,从东北方向进攻的部队也突破了内市沟,进入市区展开巷战。11月11日,突入市区的解放军部队沿着主要街道突进,向敌人的核心工事火车站、大石桥、正太饭店挺进。

“巷战中,解放军独创了穿墙破壁打击敌人的战术,通过凿穿墙壁,避开敌人的火力封锁,包围分割歼敌。”83岁的王仲玉亲历了这段历史。1947年,13岁的王仲玉跟随父母一起搬到积福里胡同(现阜康路一带)。11月12日早晨,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王仲玉壮着胆子开了门。“带头那个人说自己是解放军。他们在我家屋里转了一圈,最后和我爹说,要在我们家院子西墙上凿个洞。”王仲玉后来才知道,这是为了从东面攻入敌人占据的大石桥。

刘一江介绍说,进攻核心工事的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特别是火车站一带,遭遇了敌坦克和装甲列车的阻击。

随着敌人师长刘英的擒获,11月12日中午,经过六昼夜激战,石家庄国民党军全部放下了武器。

智擒“床下将军”

11月11日入夜,晋察冀野战军第四纵队十旅三十团一营二连向大石桥方向进击时,捉住两名俘虏,得知刘英要在大石桥召开团以上人员会议,遂决定化装成敌军,在夜幕掩护下直捣敌指挥所。

此时,大石桥的桥孔已被砖石堵住,修筑成了一个个小房间。其中一个房间外停靠着一辆黑色小轿车,窗口发出微弱的烛光。战士们断定这就是指挥所,悄悄地解决掉卫兵,踹门而入。

屋内十几个披着日军皮大衣的国民党军官正在开会,被“天降神兵”吓得目瞪口呆。突然间,蜡烛熄灭了,师长刘英趁乱一头钻到了床下,但还是被我军擒获。值得一提的是,二连中有清风店战役中投诚的国民党军士兵,正是他们指认了刘英的身份。刘英又气又恼,但早已无济于事。

我军智擒刘英的事迹给时任随军记者的散文家杨朔很大触动,他以《床下将军》为题,生动地记下了事情的经过。

(燕赵都市报 记者 杨佳薇)

杜佳 本文来源:燕赵都市报 责任编辑:杜佳_HB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女子洗澡不锁门遇"外卖男"拎饭盒进屋 结果悲催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网易河北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