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河北 > 正文

记者街头调查 “以房养老”多数人不买账

2017-04-21 11:03:37 来源: 河北青年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在“居家养老”为主流的养老模式下,国外流行的“以房养老”在国内却显得有些“水土不服”。记者调查发现,多数人不会选择“以房养老”。

在石家庄桥西区,生活着这样一对母子,儿子仇建新64岁,患脊髓空洞症近40年;母亲张鱼孩85岁,在精神方面有些障碍,母子二人生活都难以自理陷入困境。二位老人称,如果有人愿意帮忙养老送终,愿意将一套回迁房赠与对方。上述母子的养老方式,在法律上属于“遗赠扶养协议”。

news_1290_77fa98ef7829c651cf3fe18695a7e4ea.jpg

伴随着中国快速城市化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养老逐渐成为社会问题。然而,在“居家养老”为主流的养老模式下,国外非常流行的“以房养老”在国内却显得有些“水土不服”。记者通过街头调查发现,六成受访者不会选择“以房养老”。

事件

谁能养老送终,愿以新房相赠

仇建新母子住在石家庄桥西区的8130厂宿舍,二人生活均无法自理。三年前,照顾他们的仇建新父亲去世,母子二人的生活陷入困境,连一日三餐都成问题。虽然二人每月有1600元左右的补贴补助,但无法支付一位家政服务人员的工资。仇建新想到,自己有一套108平方米的回迁房正在建设中,如果有人为其和母亲养老送终,愿意以新房相赠。

河北盈华律师事务所律师、燕赵遗嘱库创始人王亚琼表示,从仇建新老人的诉求来看,在法律上该协议属于遗赠扶养协议。意思是,没有扶养义务的人以获得被扶养人的遗赠财产而承担被扶养人生养死葬的义务。这也是目前养老方式的一种。“截至目前,我只帮助过两位老人签订遗赠扶养协议,而且都是遗赠的房产。”王亚琼向记者介绍,一起是居住在省会新华区的一位市民,老伴去世后,子女不赡养,有一位老邻居多年来一直照顾他,因此他想在死后将房产留给这位邻居。还有一起是一位单身汉,拥有一个小院,兄弟几人都想得到他的财产,他觉得大哥照顾得更周到些,为了免除兄弟间得纷争,他与大哥签订了遗赠扶养协议。现在,这两位老人衣食无忧,再也不愁养老问题。

说法

遗赠扶养协议效力高于遗嘱

“以房养老”的具体形式较多,但总的来说,就是拿房产的剩余价值作为养老的经济保障。“‘以房养老’的观念有着现实的指引意义。”王亚琼说,但签署“以房养老”协议时,有几点需要特别注意。

其中,扶养主体必须是法定继承人以外的公民或集体组织;内容应明确具体写出遗赠扶养双方各自的权利义务,甚至精细到一日三餐的饮食水平;遗赠内容应写明遗赠财产的名称、数量、处所,并提供有效的证明文件;扶养内容应写明提供扶养具体内容、办法和期限。协议建立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签订,如单方毁约应如何解决,方方面面,都要列入协议中。

虽然扶养人与被扶养人签署了遗赠扶养协议,但有些老人的子女为了争房产会与扶养人吵闹不休,对此,王亚琼表示“大可放心”。法律规定,被继承人生前与他人订有遗赠扶养协议,同时又立有遗嘱的,继承开始后,如果遗赠扶养协议与遗嘱没有抵触,遗产分别按协议和遗嘱处理;如果有抗触,按协议处理,与协议抵触的遗嘱全部或部分无效。“换句话说,遗赠扶养协议的效力高于遗嘱的效力。”

调查

六成受访者不愿“以房养老”

news_1290_08c803e32bb0858afaaccd12badb6e9b.png

近日,本报记者针对“以房养老”的问题,在省会街头随机采访了56位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调查显示,26.8%的受访者表示会考虑“以房养老”。

市民白女士告诉记者:“通过‘以房养老’的手段可获得不少的养老金,雇佣护工来照料我们,也挺好的。这样也减轻了子女的负担。”

“如果子女们不孝顺,我会选择‘以房养老’,辛苦了一辈子,就为挣套房,老了老了,还能依靠这套房子来养老,也不错。”70岁的李先生说。

调查中,62.5%的受访者表示不愿“以房养老”,近半人是受传统思想“子女养老”的影响。

市民赵先生今年63岁,“我的房子现在值180万,我养老的费用根本用不了这么多,我的房子或许以后还会升值。”赵先生说,考虑到目前房价不稳定且未来价值更难以估计,他表示更愿意子女来养老,百年以后把房产留给子女。

此外,记者发现一些老人对今后如何养老的方式并不是很明确,走一步算一步。“如果以后我急需有人给我养老,我觉得‘以房养老’也是一个好出路。”杨先生说。

现状

保险版“以房养老”在国内遇冷

与仇建新想依靠签订“遗赠扶养协议”不同的另一种养老方式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这也是中国式“以房养老”在政策上的一大破冰。

2014年6月23日,中国保监会下发《关于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决定自当年7月1日起,在北京、上海、广州和武汉四地率先试点,试点期为两年。2015年3月,经过保监会批准,首款保险版“以房养老”产品由幸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推出。

简而言之就是拥有房屋完全产权的老年人,将其房产抵押给保险公司,然后按月领取一定数额的养老金,期间老人仍然可以住在这里,仍然拥有对房屋的占有、使用、收益和经抵押权人同意的处置权,直至身故;而在老年人身故后,保险公司获得抵押房产处置权。

以它推出的“幸福房来宝”保险费率表计算,70周岁的男性老年人,有价值为500万元的房产,扣除延期年金保费(一年约3万元)和保单管理费,每月老人拿到手的养老金约为1.85万元左右。如果在三线城市,房产估值100万,每月到手在3700元左右。

但2016年6月30日,试点两年的“以房养老”迎来“大限”,这份沉甸甸的养老政策响应者寥寥。四大试点城市只有60户78人投保,并且仅有幸福人寿一家保险公司推出了相关产品。

探因

传统观念、房价波动是两大障碍

“以房养老”是从国外引进的舶来品,在美国、加拿大等国,“以房养老”业务十分流行,为何到了中国就“水土不服”?

据幸福人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介绍,“以房养老”试点遇到的最大挑战是“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绝大多数老人还是希望把房产留给孩子,这也与本报记者街头调查得到的数据不谋而合。此外,就是房产在中国人心目中占有特殊地位。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保险市场研究中心主任郝演苏教授也曾表示,“以房养老”牵涉到金融业、社会保障、房地产等多个行业,相关政策的执行不仅需要顶层设计、统筹规划,更需要全社会的理解。郝演苏认为,由于目前我国大中城市的房价波动较大,导致保险公司与“以房养老”客户对于房屋未来价格走势产生认识差异,可能是我国“以房养老”遇冷的一个因素。

展望

“倒按揭”试点范围将逐步扩大

记者了解到,家住北京市海淀区的康锡雄、马俊英老两口成为保险版“以房养老”的国内首单客户,他们每月能领取9000多元养老钱。投保一年来,老人换新家电、出国旅游,多少年都没想过的美事儿,都在逐一实现。这对首吃“螃蟹”的老人,提起“以房养老”,赞不绝口。

在2016年初举行的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工作座谈会上,中国保监会副主席黄洪曾表示,“以房养老”使老年人的房子由“死钱”变成了“活钱”,满足了老年人希望“居家养老”和“增加养老收入”的两大核心养老需求。同时,有效提高了老年人的可支配收入,显著改善了退休生活质量。

保监会方面表示,之后要在现有4个试点城市的基础上,选择经济条件较好、房地产市场较为规范、当地政府支持的城市和地区纳入试点范围,通过扩大业务经营区域,在发展中解决问题,使更多的老年人享受到这项政策福利。

(文/河北青年报记者朱丽娟 实习记者陈晨)

杜佳 本文来源:河北青年报 责任编辑:hb-dujia
跟贴0
参与0
发贴

河北客车天津坠河26死 邢台籍人员11人死亡

阅读下一篇

中共河北省委举行九届四次全体会议

中国共产党河北省第九届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于今日在石家庄举行。省委委员81人、候补省委委员13人出席全体会议。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网易河北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