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河北 > 正文

深度探寻:石家庄深厚红色文化底蕴

2017-02-11 08:24:56 来源: 燕赵晚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石家庄通史·近现代卷》反映了从1840年至1947年石家庄解放之间的百年历史。从这部近现代卷中,你不仅能读到石家庄由一个小村变成一座城市的发展史,而且也会了解到石家庄深厚的红色文化底蕴。

  ■第一列由始发站石家庄开出的火车。
  ■第一列由始发站石家庄开出的火车。

 ■1939年9月,灵寿陈庄歼灭战中120师的机枪向日军猛烈射击。
 ■1939年9月,灵寿陈庄歼灭战中120师的机枪向日军猛烈射击。

 ■1940年8月,百团大战中平山县郭苏镇的八路军伤病员转运站。
 ■1940年8月,百团大战中平山县郭苏镇的八路军伤病员转运站。

■1947年7月17日至9月13日,中共中央工作委员会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召开全国土地会议。图为会议会场。
■1947年7月17日至9月13日,中共中央工作委员会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召开全国土地会议。图为会议会场。

 ■军民欢庆石家庄解放。
 ■军民欢庆石家庄解放。

 ■戎冠秀精心照顾八路军伤病员。
 ■戎冠秀精心照顾八路军伤病员。

 读《石家庄通史·近现代卷》

《石家庄通史·近现代卷》反映了从1840年至1947年石家庄解放之间的百年历史。从这部近现代卷中,你不仅能读到石家庄由一个小村变成一座城市的发展史,而且也会了解到石家庄深厚的红色文化底蕴。

  石家庄村

  最早的记载在毗卢寺

《石家庄通史·近现代卷》在简要介绍了晚清前期发生在石家庄地区的太平天国运动以及社会风俗后,马上把重点转向了石家庄城市的兴起。众所周知,石家庄这座城市是在石家庄村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据有关史料分析,石家庄村创于明初,原是真定卫的军屯或官庄,既不属于真定县,也不属于获鹿县,而一直隶属于真定卫。关于石家庄村的记载最早见于明代的毗卢寺碑文。

直到1898年,石家庄村呈现的仍是一派自给自足,以小农经济为基础的乡村社会景象,当时,村子还没有“马路”,通往周围村落休门村、栗村、八家庄、柏林庄的道路,一般都是人行便道,只有村西口通向获鹿县城和振头村的两条道路略宽一些,能走马车和牛车,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小村庄。

根据《石家庄通史·近现代卷》记载,1902年京汉铁路修至石家庄。据说当时京汉铁路拟通过获鹿,由于当地乡绅怕坏了风水,联合起来坚决反对,才东去30里通过石家庄。因当时石家庄村小名微,车站取用离石家庄8里外的西南大镇枕头村(今振头村)之名,叫枕头站。据《石门指南》记载:“每有车至,仅数小贩售卖零物,及村中小店数家,凡赴山西客人至此,再觅车轿起早西去。”

 正太铁路

  东端点选择有波折

正太铁路(今石太铁路)的修建,是石家庄城市化的先导。正太铁路的东端起点能选在石家庄,这其中还有几个插曲。东端起点原本定在正定,但由于铁路在当时尚属新生事物,人们对之普遍心存疑虑,怕铁路会破坏当地风水,因此正定乡绅一致反对铁路在正定设站。而提供借款的华俄道胜银行也想多节约一些成本,遂将正太铁路的东端起点由滹沱河北面的正定城南移到滹沱河南面的柳林堡(今石家庄市柳林铺),故正太铁路也称柳太铁路。

后来,负责筑路工程技术的法国总工程师挨土巴尼又作了大量勘察,为了进一步减少开支,便将铁路东端起点从柳林堡南移到枕头(振头)站(即今石家庄站)。其实,当时的获鹿知县曾想争取将正太铁路的起点车站建立在获鹿城东海山岭下,并命绅士葛朝钢、王字润前去重金贿赂铁路工程师,但却遭到葛朝钢、王字润为代表的当地乡绅的反对,并以铁道一建会坏了获鹿县的风水为由加以拒绝,这样正太铁路的东端起点才定在了石家庄。

1907年10月10日,正太铁路全部竣工,前后共用3年半时间。正太铁路起点站设在石家庄,与京汉铁路石家庄站相接,使石家庄成了交通枢纽,随之兴起的转运业、商贸服务业和工业企业,开始了石家庄由乡村向城市化发展的进程。

  铁路带来了大发展

铁路对石家庄的第一个带动就是转运业。石家庄凭借着铁路形成的枢纽优势,成就了以铁路为龙头的交通运输产业,并且顺理成章地成为当地的先导产业。在正太铁路修建过程中,大批中国劳工纷纷汇集到石家庄,一大批中外官吏、企业家、洋职员、洋专家、洋教士、洋商人也随之来到这里。人口的增加、交通事业的发展,刺激了商贸服务业的兴起和发展。

到1911年,石家庄村东南开始出现一个小商业区雏形。它不仅重新夺回了古代东垣交通中心的地位,而且开始与隋唐以来冀中商业中心的真定(正定)抗衡。一个以交通为先导、以商业为主体的新兴消费型城镇的雏形正在形成。

石家庄的一个地标性建筑大石桥也是因铁路而修建的。《石家庄通史·近现代卷》也收录了这段历史。由于正太、京汉两条铁路均从石家庄中心地带穿过,过往行人和车辆必须得穿越铁路,这给东西交通带来极大不便,火车轧死、撞伤人畜的恶性事故时有发生。为此,石家庄各界人士纷纷联名上书正太铁路法国总办,要求拨款修桥,但洋人不予理睬。愤怒的正太铁路员工只好自己选代表,发起捐献工资、集资修建跨线桥的活动。在一部分代表的倡议下,正太铁路全线2500名职工每人捐献一天工资,唐山人赵兰承包全部工程的设计施工任务,修建了这座石桥。石家庄自此便有了桥西和桥东之分,并一直沿用至今。大石桥修好后,人们习惯称新街道为大桥街。桥的两侧成了繁华的市场,并逐渐演变为石家庄的社会、文化活动中心。

这里有地道战的战场

随着石家庄现代化工业的兴起和发展,石家庄的产业工人逐步壮大,特别是随着马克思主义在工人中迅速传播,为中国共产党组织在石家庄的产生和发展奠定了基础。

根据《石家庄通史·近现代卷》记载,1919年五四运动的浪潮很快波及到石家庄。为了响应五四运动,石家庄人民在火车站广场进行了盛大的集会,并发表了《石家庄公民大会宣言书》,这一行动在当时的影响非常大。同时,大石桥前的这条街,也因为“公理战胜”这一说法,而将名称改为“公理街”。(即现今“公里街”)

1923年6月12日,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石家庄正太铁路总工会党员代表孙云鹏出席了这次会议,回到石家庄后,孙云鹏向党团员秘密传达了这次会议的盛况,从而极大地鼓舞了石家庄地区的革命斗志。根据《石家庄通史·近现代卷》考证,在1923年11月前,石家庄就已建立了中共石家庄地方执行委员会。

悠久的革命传统也让石家庄涌现了一大批革命人物。在这片土地上出现了被称为“阿庆嫂”式的女交通员陈银菊,有被称为子弟兵母亲的戎冠秀,还有刘胡兰式的女英雄于胜珍。

 在这片土地上,也发生了很多知名的战役。

这里是地道战的战场。《石家庄通史·近现代卷》记载,新乐县一区辛岸村是挖隐蔽洞较早的村庄之一。而在石家庄地道战中影响较大的是无极县赵户村的地道战。每隔20丈挖一个大洞,能容一排战士,又有许多小洞,有的放东西,有的办公用,有的作厕所。洞内备有干粮、开水、被子、灯火及防毒用具。每个地道都有通气孔,地道拐弯处有迷惑洞,日军分不清死洞与活洞。有的地方只能爬过一个人,且有民兵把守。地道设有上下翻口,有土袋和木板,防止日军灌水。出入口很隐蔽,有的在墙上,有的在牲口槽里,有的在锅台内,有的在炕洞里、猪圈内、草棚里、水井里、立柜下、草地里等。洞口有陷阱,里边有地雷、尖刀,上边有翻板,周围有地雷。地道出口有的挖到村边、树林,不用时盖土,用时打开。在地道内既能隐藏,又能打击日军。在一些高房的墙壁上有小孔可射击日军,并与地道连通,能上能下。地上地下,村里村外可灵活作战。

 石家庄是第一座

  被解放的大城市

《石家庄通史·近现代卷》最后一章论述了1945年至1947年之间的历史。这一时期,为了抢夺抗战胜利果实,国民党军队迅速抢占石家庄,并在石家庄建立了军政警特机构,对石家庄实行反动统治。为了争取和平,避免内战,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展开了石门谈判,但国民党统治集团坚持发动内战,最终国共关系完全破裂,内战爆发。适应解放战争的新形势,为了争取民众,中共中央工委进驻西柏坡并召开土地会议,制定了《中国土地法大纲》。在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建立新中国的伟大斗争中,中共中央果断决策发起石家庄战役,并最终解放了石家庄。

在这段历史中,中共中央进驻西柏坡和解放石家庄两大历史事件走入了读者的视野。《石家庄通史·近现代卷》详细介绍了中央工委挥帜东进,以及朱德派卫士长和秘书进行选址考察的经过。正是在西柏坡,召开了全国土地会议,制定了《中国土地法大纲》。

1947年,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石家庄成为我军解放的第一座大城市。蒋介石深知石家庄战略地位的重要,抗日战争结束以后,就令胡宗南部第三十四集团军李文率其嫡系第三、第十六军东渡黄河,侵入华北,第三军进占石家庄。为了使石家庄成为联结冀晋,保障平、津、保稳固的战备基地,国民党军把这方圆60多华里的偌大城市,搞成了一座碉堡林立,沟渠纵横,明堑暗壕如蛛网的坚固设防城市。6000多个碉堡,分布在石家庄的主要街道和路口上。3道防线,形成3道地下城墙。国民党在南京、北平的宣传机器吹嘘说:“石家庄的工事,国军可坐守三年。”

然而仅用了6天6夜的时间,解放军就解放了石家庄,活捉了国民党第三十二师师长刘英。值得一提的是,活捉刘英的解放军战士中有两个人在二十天前还是刘英手下的兵。

石家庄的解放不仅为解放军提供了解放大城市的成功经验,而且使原来被分割开的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完全成为一体,奠定了华北解放区在军事、政治、经济上统一的基础。石家庄解放也为毛泽东、党中央顺利移驻西柏坡创造了有利条件,使石家庄成为支援全国解放的大后方。石家庄的解放不仅影响到了整个解放战争的进程,而且这座刚刚解放的城市对新中国的创建同样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中共中央在这里指挥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在这里全面规划了新中国的宏伟蓝图;在这里孕育了新中国人民民主政权的雏形;这里,还成为新中国的多项事业的试验田。

 本报记者 郭鹏 整理

张立曼 本文来源:燕赵晚报 责任编辑:hb-zhanglm
跟贴0
参与0
发贴

河北客车天津坠河26死 邢台籍人员11人死亡

阅读下一篇

河北省委召开常委会会议 赵克志主持

5月15日上午,省委召开常委会会议,传达学习全国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统战工作会议精神,研究河北省贯彻落实意见。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网易河北首页